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这是标题④

#晓星尘&薛洋/薛洋&晓星尘
#我也不知道写的是啥
#我的天啊这小甜饼就认识我产的

打扫这边卫生的这个小鬼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到这位白衣道长了。

那个人静立在奈何桥头,一直望着黄泉路的尽头处,那一双黑眸叫人看着仿佛要沉溺其中。

之前一个鬼魂告诉他,那个道长名叫晓星尘,他在那儿是在等人。

等的人是谁,这只有自己心中才清楚了。

先前还有一个小姑娘,见到他之后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拉着他往奈何桥上走,嘴里还骂着什么。还有一个黑衣道长,在小姑娘到了之后也来了。他们陪了这个名叫晓星尘的道长等了几天,之后他俩就踏上了奈何桥,去孟婆大人那儿了。

那个道长一直在那儿等着,彼岸花开了一次又一次,他要等的人还是没有来。

小鬼也在陪着他,一边清扫着河岸的垃圾,一边看着那个道长。

他看到那个道长拿出了三指宽的白绫,敷在眼上。

有一天,那个道长看了一阵后,转身便踏上了奈何桥。

“……那个”小鬼出了声。

“这位…,有何指教?”道长显然是没有和这种生灵对过话,称呼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弯下腰,低头与小鬼对视。

“你不等他了吗?”小鬼握了握手,出声问道。

“他,可能是不愿意见到我吧。”道长苦笑,“否则,数百年他怎么不会出现。”

“道长是为了什么而等他?”小鬼再次问道。

晓星尘一愣,许久才回答道:“一个答案。”

“为什么不再等等!说不定他马上就到了!”小鬼声音渐渐变大,说完之后才懊恼的捂住嘴——他们这种在阴间有职位的鬼,是不能左右这些“人”的选择的。

“你说得对。”晓星尘笑了,他直起腰,转头看向黄泉路。

“他来了。”

晓星尘抬手,将扑过来的薛洋抱在怀里。

那人匆匆跑过来,沾在身上的花瓣随着动作而飘落在地。

彼岸花的花期又到了,他等的人终于来了。

评论

热度(37)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