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没有题目

#伪装学渣#

#贺朝谢俞百年好合#

“3+3”
http://m.qpic.cn/psb?/V12xWkHX19YCVY/uiZQ09mCI.4ONreDRCwBkZMoBb98TrsN5nkrPUZz01Q!/b/dCIBAAAAAAAA&bo=VgMQJ1YDECcRV2A!&rf=viewer_311

 https://user.qzone.qq.com/1025287399/mood/e7a41c3d4607685b16040700.1

这大概是两个人上了大学后放假期间的事儿了。

 

自打高中毕了业的那个暑假三班聚了餐后,都各奔东西,忙得别说再聚餐,除了几个考了一个大学的能有机会见几面还能约着吃顿饭,其他连面都不一定能见得着。夜深人静时,三班人忙里偷闲的抬起头来,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然后都选择与贺朝统一了战线——老唐是个大骗子。

 

谢俞睁开眼,撑着身子从床上爬起来,看见贺朝背朝着他挂了电话,扭头看向了他。

“怎么了?”

“吵醒你了?”贺朝走过来将床头上的刚兑好温水递给他 ,“刘存浩打电话说这周五聚会吃顿饭,他过生日咱给他庆祝那地儿,近二十来个人加上老唐,咱俩周六没事,玩一晚上?”

谢俞点了点头,就着他手喝了水。这副眯着眼安静吞咽的模样看得咱朝哥差点一手抖,把杯子嗑他牙上。

等着谢俞喝完水,贺朝将杯子放下,再转过来就看着他家男朋友正跪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半眯着眼在哪儿伸着舌头舔刚刚不小心漏出嘴角的水。

“……”

贺朝撂了手机,抬手就把谢俞按到了床上一顿猛亲,末了又不安分地把人睡衣撩到胸口上蹭着,把人活生生亲醒摸醒然后被一脚蹬开这一吻才结束。

贺朝坐在地上,瞪眼瞅着谢俞坐在床边上,红着脸把睡衣拽下来整好,又忍不住开口骚了一句:“男朋友出汗了?空调还吹着感冒了怎么办,脱了吧。”

这个话题结束于谢俞抬脚踩在贺朝脸上,然后把贺朝蹬得躺在地上的动作。

“咱那清华双杰在来的路上了吗?”万达和刘存浩俩人蹲路牙子上,即使一年不见也没半点生分地靠在一块儿打着游戏。

“朝哥刚在群里说他俩马上出地铁站。”许晴晴把头绳从手腕上弄下来扎起头发。徐静又看了眼手机:“他又说让咱找人群中最靓的两位酷哥。”

“就他靓,走大街上和人推销保险都能被误会是这年头帅哥换搭讪方式了。”万达眼也不抬地嘈了一句。

“那是,咱朝哥当年从咱学校高一级部走到高三级部,传单能拿一叠。”刘存浩跟着来了一句,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给他俩遮了光。

“羡慕不?传单雨是不行了,要不让你俩享受享受男子单打?”

“……”

“my浩,我觉得这声音有点眼熟。”

“dear达,是耳熟不是眼熟。”

俩人齐齐抬头,就看着一位穿着白衬衫的靓哥牵着另一位黑色连帽衫的靓哥的手停在他俩跟前,露出了熟悉又欠揍但挺帅的笑容。

“哇——晴哥!你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万达进了包间门还在抹着不存在的泪花哭诉着。

“我觉得你俩挺乐在其中的,就没好意思打断。”许晴晴拉开凳子坐下,接过谢俞从桌子另一边推过来的菜单又递给坐在旁边的老唐。

“不是都点好菜了吗?”老唐按住菜单,又开始教育到:“同学们啊,即使上了大学但也不能忘记节俭,即使我们富裕了也不能铺张浪费……”

“老师,老师!”贺朝捂住半边脸强行打断了老唐的演讲开头。

“怎么了贺朝同学,上了大学也不能……”老唐看了他一眼,喝了一口刘存浩之前倒给他的水润了润喉之后又开始说,但下面的话终于堵住了老唐的嘴。

“尊敬的唐老师,您问问这桌与邻桌的亲爱的各位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未来,这八道菜够不够我们这桌七个人与体育课代表抢的?”贺朝将手掌朝向在状况外的罗文强。

“朝哥?你什么意思?能不能把话说清楚?”罗文强一脸震惊。

“讲实话是美德。”贺朝“含情脉脉”地看向他。

“说得好。”万达带头鼓掌。

老唐挥手压下同学们,仿佛给他个粉笔他就能回头继续板书,“好了好了同学们。今天咱就坐一块吃顿饭,贺朝啊不能太欺负同学了,既然这样那咱就抢着吃,还热闹。”

“……老唐是不是上次没和罗文强一桌吃饭?”谢俞凑贺朝旁边问了句。

贺朝捏了捏他的手,挑了挑眉,笑而不语。

等菜全上了桌,所有人拿起筷子,互相递着眼神,只见坐在罗文强身边的万达与刘存浩先站了起来,压住了罗文强两只胳膊:“同志们快上啊!记得给我们俩夹下点菜!”

“闹什么!”老唐突然拍下桌子,全场安静。

这俩人立刻坐回原位。

“所有人,起立。”

原高三三班学生一脸懵地站了起来。

“那边桌上的搬三个凳子到墙根去,这边所有男生一样。”

老唐站起来,走到两张圆桌之间指挥着。

所有人有条不紊地搬完了凳子,然后站在原地。

老唐看着身边这群比自己高出不少的孩子们,欣慰地挥挥手又说:“去,站过去。”

这群人愣了愣,罗文强站了出来,像往常一样组织人排好队,按照着高矮个站好,面向老唐。

贺朝和谢俞站在凳子上,两只紧紧牵着的手被前面的徐静挡住。

老唐举起了手机。

这群人屏气凝神,都等着看老唐接下来要干什么。

只见老唐往左转了个身,把桌子上刚端来的热气腾腾的菜拍了一遍,眼尖的甚至还看到老唐又时髦的加了几层滤镜。

“……”感觉老唐套路变深了。

他们在心里不约而同地翻了个白眼。

“来同学们,看镜头。”老唐笑呵呵地转过身来看着他们。

“3,2,1——茄子!”

“耶。”

“……”

拍完照,没等老唐把照片发到群里感慨一番,一群饿狼拎着自己的凳子火速冲回桌前开始了今晚的“大战”。

罗文强一边推开万达凑过来的脸,一边将一大块鱼肉运回自己的盘子里;刘存浩火速从贺朝眼皮子底下抢了一根鸭腿,因为动作太大差点把许晴晴刚夹过来的炸雪糕拐下去,受了一顿揍。

老唐看着两桌闹腾的孩子,脸上浮现了欣慰又幸福的笑容。

等他拿起筷子准备吃饭时,这桌上早就一片狼藉——最后一片烤鸭肉让贺朝夺过来放进了谢俞碗里。

“……”

敬爱的唐班主任终于为他之前说的话付出了代价。

无可奈何地又点了一次菜,谢俞瞅见了那锅刚刚上桌的三鲜汤。

“朝哥。”

谢俞轻轻喊了他一声。

“怎么了?”

贺朝这时早就挽起了袖子,正站着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听到谢俞喊他之后就坐下,把抢过来的糖醋排骨一股脑地倒他盘里,额头上挂着薄薄的一层汗,在酒店的淡黄色灯下映着光。

谢俞指了指对面的三鲜汤。

贺朝眨了眨眼,立刻意会,冲他咧开嘴:“想吃?想吃就再叫声。”

谢俞拿起筷子,把盘里的糖醋排骨夹他嘴里去:“朝哥。”

“哎。”

贺朝把盛出来的三鲜汤放他跟前,又拿起剩了个底儿的啤酒和罗文强吹了。

许晴晴和徐静坐在老唐身边和他聊着天,隔壁桌上不知谁讲了个笑话,那群人笑得天昏地暗,夸张地滑进了桌子下面。

谢俞看着这群人,发现老唐也在看他。

他点了点头,老唐举起杯,喝了口徐静给他倒的可乐。

谢俞端起一杯子酒,灌了下去。放下杯子后看向他旁边这个人。

都没变,挺好的。

散了场,除了地铁站,两人牵着手走在大街上慢慢走着醒酒。一阵风吹来,让人都清醒了不少。

快走到楼下时,谢俞突然松开了手,踩上旁边的台子。

“朝哥。”

谢俞低头看着贺朝。

他本身酒量就不太好,平日里要做的实验又太多,必须保证大脑极度清醒,早就养成了不轻易碰酒精的习惯。今晚一杯酒直接灌了下去,晕得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冲贺朝展开双臂。

“哥,背。”

贺朝抬眼瞅着小朋友微红的脸,感觉刚刚消了差不多的酒气又上头了。

“亲一个才给。”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谢俞拽住贺朝领子将人拉到自己身边,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角。

贺朝满意了,转过身来半弯下腰,让谢俞趴在他背上,双臂环住他的脖子。贺朝勾住他的两条腿,往上掂了掂。

“走咯。”

谢俞把下巴枕到贺朝肩窝里,呼出来的热气喷洒在贺朝颈上,一举一动在贺朝眼里都带着勾引他的意思。

“男朋友,咱打个商量成不?”

“嗯…?”

贺朝侧过头去蹭蹭他小男朋友的头发,垫在他屁股下的手顺捎着摸了一把:“回家再发情成不成?”

回答他的是一个响而不疼的巴掌和一个“滚”字。

路灯那暗黄的光打在两人重叠的身影上,拉出了长长的影迹,也照亮了两个人回家的路。

任何事也许会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断变化,身边的人们也会随之到来或离去,但有人从未变,也从未离开。他一点点地挤进你的眼里生活里,当仔细看去时,到处都有他的身影。

贺朝侧身,让谢俞从他背上下来。贺朝一手拽着小朋友的胳膊,另一手环抱着对方的腰,从他口袋里掏出钥匙才打开了家门。

某一层亮起了灯。

End.

评论(14)

热度(96)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