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却道是梦

却道是梦




「快跑……快一点……要追上了……」

少年挣扎地爬起身,跌撞着向前跑去。
他冲进迷雾,双手不停地挥舞着,隐约见了一团光亮,便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

“小孩,给我送个物件,这盘点心就归你了。”

他看到有个衣着不凡的中年修士唤他过去,心中一阵疑惑,却发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走去,接过了那封信,急急忙忙地跑远了。
他回头,发觉男人笑得阴森,不怀好意。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欲要停下,确是无用功。

然后……事情的发展轨迹出乎了他的意料。

身上的鞭伤让人看得触目惊心。一阵阵刺痛直达脑海深处,疼得他不自主的抽气,拳头握得紧紧的,指甲刺破稚嫩的掌心。意识还未完全恢复,只听远处有人惊呼失控了,正欲爬起身,左手突然传来了一阵无法抑制的疼痛。
“啊——”
他跪在地上,怀抱着左手,浑身上下不停地打着颤,下嘴唇被咬得鲜血淋漓。而左手全然没了手掌的模样,软绵绵地垂在空中,鲜血混着泥土,一滴滴地,接连不断地流淌下来。

「救命……」

疼痛使意识逐渐消失,等他再次苏醒来时,却身处一片金星雪浪。
他看到自己站立于高台之上,嘴角因笑而露出的虎牙平添了些许好感——自然,这是陌生人的观感。熟悉的人都晓得,那立于家主旁边,面带微笑俊朗可爱的男子,平日里可是个恣意妄为,睚眦必报的主。
这便是世人予“自己”的评价——天赋异禀,深明人心,恣意妄为,睚眦必报。
不过他并不知道这些。在慌乱过后,心里早就平静了下来,默默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新鲜事物。
“怎么了,又看谁不顺眼了。”
他调转视角,发现是“自己”身旁的男子开口问的。
身体又不受控制地招了招手,他听到自己这样说道:“就算是不顺眼,全杀了不会落了你面子?”
男子轻笑一声:“嗯。也对。”
二人一同走下高台,渐行渐远。

「……」

他无所谓地继续跟着这副身体走。

他看着“自己”被之前站在一旁的男子“清理门户”,受重伤昏死于城外。然后被一个白衣盲眼道人与一白瞳女孩救了回去。
他不得不承认,与这二人生活的这几年,是他,也是这副身体过得最安定,最舒服的几年——安逸的仿佛做梦一般。

他看着“自己”慢慢地对两人失了心防,看着“自己”开始抽签然后去买菜,饭后三人围在一起削兔子苹果谈着寻常小事,看着“自己”对两个瞎子笑得肆意。他想着,这才是他这个年纪本应拥有的神采,不是被恶意欺骗戏弄,也不是为存活而独自摸爬滚打,更不是在刀尖上舔血。

可是他的梦醒了。

当那个白衣道长在他面前倒下的时候,他的意识便抽离了那个身体。再醒来时,竟是觉得房间是如此陌生,下意识地将手探到小腿上欲要拔出匕首,当没有那想象中的冰冷触感时,他才发现,自己竟已经不知不觉的模仿起了那个“自己”。
他起身下床,看向窗外,轻叹一口气。

「还好,一切都不是真的。」
「那只是一个逼真至极的梦罢了。」


“那真的只是梦吗……?”

评论

热度(4)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