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忘羡】大婚Ⅲ&婚车

【忘羡】大婚Ⅲ

“蓝湛!!”
魏无羡猛的坐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攥着被单。
“我在。”此时的蓝忘机已经换下了一身婚服,端坐在书桌前看着这盘棋局,闻声抬头,放下手中握了半晌的黑子,走到床边坐下,两人的手很自然地十指相交。
“我怎么在这儿……”魏无羡扶上额角,闭上眼努力回想:“我记得,之前很正常,之后……有一个很香的味道,然后我看到了…师姐!”魏无羡突然抬起头来,紧紧扣住他的手,看着他毫无波澜的眼睛:“蓝湛,在我失去意识之后,后面是怎么进行下去的?”
“忘机他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还没聚集到你们身上时,调动全身灵力打到你身上,让你的身体被迫受他控制,完成这一系列的。”
魏无羡扭头看向推门而入的蓝曦臣,后面江澄也跟了进来,顺便带上了门。
“蓝湛你!”魏无羡回过头来,不顾刚进来两位的眼睛,扯住蓝忘机的领子往自己这边拽,几乎是鼻尖蹭鼻尖。就这样僵持了一会,魏无羡没想到该说什么,讪讪地放开了手,揉着蓝忘机被柔韧的衣领勒红的脖子,憋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以、以后你再这样,我可要实行妻子应该…呃……应该做的事情了!!!”魏无羡又想起什么来,握着蓝忘机的手往自己衣领着拉,嘴里还念念有词道:“不行!既然都这样了那我不能让你错过一个洞房花烛夜!!”
“咳。”蓝曦臣右手虚握,抵在嘴边轻轻咳嗽了一声,道:“魏公子可以在解决完薰烟之事后……再圆洞房。”
“辣眼睛。”江澄点评了一句。
“兄长刚刚说,薰烟?”蓝忘机把魏无羡从自己身上扒下来,问道。
“是的,薰烟。”蓝曦臣站在门口,并没有再往里走一步,蓝忘机会意,攥了攥魏婴的手,后者点点头,冲他笑了笑,叫他不必太担心他,随兄长去就好。
说道“兄长”二字时,魏无羡没有一丝卡壳,聊是温润如水的蓝曦臣听到这儿也愣了一下,更别说红了耳尖的蓝忘机和在一旁直翻白眼的江澄了。
“弟…魏公子,薰烟这事我已和江宗主交代完毕,如果有疑问的话就先问他好了。”蓝曦臣打开门,示意蓝忘机先出去,关门的时候不忘说一句:“那么,你的相公先借我用一下,毕竟新郎不去酒席露面,也不符合规矩不是?”
在江澄和魏无羡反应过来,江澄皱着眉头打开门的时候,走廊上哪还有什么姑苏双壁的影子。
“靠。”江澄砸了一下门框,蓝曦臣把这烂摊子甩给他了,自己带着蓝忘机去找蓝启仁议事去了。
真尴尬。
魏无羡半靠着床头,饶有兴趣地看着站在门口发疯的江澄,等待他的下文。
“看我干嘛。”江澄感受到魏无羡的视线,转过身来看他。
魏无羡咧开嘴:“你好看。”
江澄“嗤”了一声,重新进了屋。
“收起你那套,我又不是蓝忘机。”
魏无羡掀开薄被坐到床边,一身火红嫁衣让他刚刚这么一折腾搞出了不少褶子。
“那个烟,是怎么回事?”他开口问道。
“蓝曦臣早就发现有古怪了。”江澄坐了下来,道:“礼成后,蓝忘机把你抱回来,我和蓝曦臣避开客卿,顺着薰烟的气息找到它的来源。”
“然后呢。”魏无羡看着江澄眉头紧锁的样子,突然心中警铃大作——谁敢这么光明正大地在蓝家这么多客卿眼皮底下做这种事?
“在场的人有没有和我一样出现失去意识这种状态的?”魏无羡不禁严肃了起来,这种事情他可不想再出现第二次。闻到那种甜腻味之后,他很清楚的记得,他看到了不会出现,也永远不可能再见到的人。
人死无法复生。
“没有。”江澄回答道。魏无羡松了一口气,莫玄羽身体灵力低微,再加上魏无羡前世修鬼道,灵魂本身就带着阴气和鬼气,让这副身体更加经不住伤害,普通的灵力攻击可能都会夺他小半条命。但现在看来,这种烟并不能对付灵力底蕴厚实的人,至少连聂怀桑也没有倒。
“你们没找到它的源头?”魏无羡再次开口,问道。
“我和泽芜君搜遍大殿周围,在最偏僻的角落中,找到了一个小炉子,里面只有一小撮烟灰,但从温度来说,显然是刚刚烧完。”江澄回忆着,继续道:“可就是这么一小撮灰,却是香气最浓郁的地方。”
“果然。”魏无羡攥了攥拳头,“这薰烟是谁烧的?他又是从哪儿得到的?现在那些烟灰呢?”
“烟是他们弟子点着的,据他们说这烟就是从仓库中拿的,就剩这一小段就没在意,点了发现没什么古怪就将它放置在那儿。烟灰在蓝曦臣那儿,他要带去和蓝启仁商讨。”
“那就好,这个麻烦事我可不想再赶上第二次。”魏无羡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下去。起码现在能知道在蓝家这种烟是没有了,否则再来一次,他失去意识,蓝忘机碰巧不在他身边,他的魂魄很有可能在这个时候被人强行抽离。
“除了这件事,还有一个。”江澄起身,出门拿进来一个小木桶。
“这个……”好眼熟。
魏无羡起身下床,走到桌边拉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我在家…咳…,学了学,你尝尝。”江澄把碗和汤勺拿出来,推到魏无羡手边。
魏无羡皱了皱眉,随后看了一眼江澄,后者白了他一眼之后就扭过头去看向窗外,避开了他的目光。
打开盖后,魏无羡往里看了一眼,差点把勺子掉进里面去。
莲藕的清香在打开的那一瞬间就从里面跑了出来,炖得正烂的排骨在汤里四处漂浮。
和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总归是你的礼成大典,娘家已经送了玉佩,这份算我和阿姐的。”
“为什么?”魏无羡砸了一下桌子。
“没有为什么,快吃。”江澄催促到:“我毕竟不是蓝家弟子,在这儿停久了不太合规矩,而且这……”
“对不起。”
江澄还未说完的话语被魏无羡打断,顿了顿,挥了挥手继续说完:“这儿毕竟是蓝忘机的屋子,我总在这并不太好。”
“对不起。”
魏无羡径自拿起汤勺和小碗,将汤盛出两碗来。
“都是因为我。”魏无羡端起碗,喝了一口。
汤并不如江厌离生前做得那般好喝,江澄也是头一次做这汤,火候还掌握的不是太好。
“行了。”江澄抓住魏无羡衣领,强行让他的头抬起来。看着魏无羡通红的眼角,江澄忍住想一拳打到脸上的想法,控制住心情对他讲道:“我过来送这汤可不是让你在这叨叨这些事的。我江家的事我来负责,你记住今天你可是个新娘子!”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从他的牙缝里一个个蹦出来的。魏无羡也没有料到他竟会这样说,一时半会也没有接上话。
许久,江澄大概是累了,松开提着魏无羡领子的手,又倒回椅子上,一手搭在眼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罢了。”江澄坐直身子,端起那碗排骨汤,对着魏无羡举了起来:“没酒,就用这个了。”
魏无羡会意,也举起碗。
两人举碗在空中碰了碰,各自饮下。江澄吐出一块骨头来,擦了擦嘴,道:“这排骨汤真难喝,和阿姐的差远了。”
魏无羡:“的确,盐多了,有几块肉还不太烂。”
两人对视一眼后,放声大笑。
江澄起身,收拾了碗,道:“金凌这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魏无羡打了个哈欠,冲他摆了摆手:“路上慢点,你总归是他舅舅,是他亲人,他应该不会太放在心上的。”
江澄摇了摇头,不答。片刻,他伸拳停在空中,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一咧嘴,同样伸出拳头来,与他的拳头相碰。
他们虽做不到一笑泯恩仇,但这样,也足够了。

送走江澄,魏无羡脱下流苏披肩,取下发冠放在桌上,拿着通行玉牌翻墙而出。
另一处,蓝忘机睁开眼,看着端坐在其他四处的蓝家客卿。
他家魏婴还真是。
蓝曦臣看了看眼中尽是笑意的蓝忘机,心里感叹一声,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正在长篇大论的叔父身上。
看来今天的叔父要带领众多客卿再次打破家规的亥时作息了。

魏无羡跳下墙头,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之后走到一棵树下,随意敲了敲。
“公子。”一人从这棵树上跳下来,站在魏无羡身前。
“好久不见。”魏无羡看清来人后,笑道:“和思追他们一起夜猎有没有被蓝家人为难?”
温宁摇了摇头,问道:“仪式…还可顺利?”
“为什么没去?”魏无羡反问道。
“……”温宁沉默,许久,才慢慢道:“江宗主和金公子,应该…不会想,看到我。”
魏无羡皱了皱眉,开口想说些什么,但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如何开口。
“温宁你……”
“公子这身很好看。”温宁冲他笑了笑,尽管脸上的黑色裂纹和僵硬的肌肉看起来可怕。
魏无羡倒是又打起精神,冲他展开双臂,转了个圈:“是吧?我也觉得。我和师姐,同样是穿婚服,你说,我们两个谁更好看?”
“嗯…”温宁果真听了魏无羡的话,低下头思考了一下,又抬头:“还是江姑娘略胜一筹。”
“哈哈哈哈哈哈,师姐他听了一定很开心的。”魏无羡走上前去拍了拍温宁的肩膀。
“我该回去了。”
“公子,你该回去了。”
两人同时出声,都停了下来。
温宁先开了口:“公子,含光君应该知道你跑出来了。”
“啊???”魏无羡脱口而出:“不对啊他应该和老先生他们在一起的。”
温宁笑着看他。
“哦,也对哦。”魏无羡拽了拽衣角,拍了拍身上的灰:“他的玉牌可以知道人员的进出的。”
“他大概…知道公子会来,找我的吧。”温宁道。
“那,我先走了。你多保重,在外面有对付不了的事的话尽快找我,还有夜猎的时候保护好他们蓝家的人,当然也要保护好自己,我不在身边没法及时给你修复。”魏无羡说完后还仔细打量了一下温宁,心里想着改天再给他检查检查身体,加固一下。
“公子也是,保重。”温宁冲他挥了挥手。

魏无羡跑回房间,本想直接扑到床上装成熟睡的模样,没想到一开门就和里面的人撞了个满怀。还没看清人,就被拉进对方怀中,被紧紧抱住。
“好了。“魏无羡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道:“不过是出去见见温宁。”
“不放心。”蓝忘机把他再往怀中推了推。
“你这么早回来,酒席那边没事?”魏无羡把头埋在蓝忘机衣服上,贪婪地吸着对方身上熟悉的气息。
“思追和兄长在,没事的。”蓝忘机回答道。
“喝醉了怎么办?你们蓝家的祖传一杯倒真让我好奇,能不能现在让我出去看看?”魏无羡抬头,笑嘻嘻的问道。
“没有酒。”
“嗯?我不信呢。怀桑他肯定是带了酒的。难不成含光君不想让我看到除你之外其他蓝家人的醉态?”
“……”
蓝忘机收紧抱着魏无羡的胳膊,转念一想,又将他打横抱起扔在床上,欺身压了过去:“你之前说过的。”
“什么?”
“补给我的洞房花烛夜。“
“啊???”
魏无羡自知理亏,无奈地笑了笑,任了他的动作,伸手勾住他脖子,吻住身上人的嘴唇。
两三天没亲热了,是时候该补回来了。
明月当空,亥时已过,云深不知处一片安宁,而他们,才刚刚开始。

上车打卡

评论(12)

热度(200)

  1. 羡羡今年三岁啦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