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提前的除夕贺文

全员全篇糖无死亡无隔阂
tag放不下所以选取一部分:D
高天原门面1个钱在这儿先祝您除夕快乐!
#魔道祖师#
提前的除夕文全篇糖
全员无死亡无隔阂

“二哥哥,这儿这儿!”
蓝忘机抬头,看到站在山头处笑到一脸灿烂的魏无羡。
在前者眼中,就连日月星辰都不能与后者相媲美。
魏无羡等蓝忘机走上来后,接过他手中的篮子和他并肩齐行,手上却一点也不闲着,开始翻腾起菜篮子来:“买的东西好全啊,我看看——嗯…鱼,白菜,土豆……为什么有萝卜!我不喜欢的!!”
“啊,枇杷?这儿的枇杷不如彩衣镇的甜,但不过味道还是可以的。”
“真是辛苦二哥哥了。”魏无羡把篮子中的菜摆好,提到手中,把脸扭向蓝忘机。
蓝忘机会意,稍微弯了弯腰。魏无羡咧开嘴笑,空余的手勾上蓝忘机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亲昵着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已经走到了小屋门口,直到听见一身狗吠,魏无羡背后一凉,把篮子塞蓝忘机手中,蓝忘机还没反应过来,魏无羡已经挂在了他身上,紧紧地锢住他脖子:“蓝蓝蓝蓝蓝湛,狗狗狗狗狗啊!!”
“仙子!”
金凌闻声跑了出来,正巧碰上这一幕——只见魏无羡勾着蓝忘机的脖子,双腿紧紧地盘在后者的腰上,把头埋在他肩窝处;而蓝忘机一手拿着菜篮子,一手轻轻拍着魏无羡的后背以示安抚,淡淡地看了一眼仙子,那只刚刚威风的不得了的狗便往后退了几步,看到金凌来了,立刻撒开腿跑到主人身后。
“……”金凌一阵无语,这情景似曾相识啊。
见仙子离开了,魏无羡松开手,稳稳当当地站回地面,看到金凌,便双手抱臂,摆出一副长辈模样——虽然他本来就是长辈——开口教训道:“我的金凌大公子啊,事可以乱做但狗不能乱放啊!万一咬到人,这可就不好办了。”
“你们几个站外面做什么?”
魏无羡回头,看到一个身着紫衣,抱着两坛酒的江澄,身后蓝曦臣也跟了上来,手中同样提着两坛酒。
“兄长。”蓝忘机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蓝曦臣笑了笑,道:“忘机,魏公子,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哟!江澄没想到啊,天子笑都给我带来了。”
魏无羡走到江澄身边,拿过一坛酒看了看,拍了拍江澄的肩膀哈哈笑道。
“公子。”
温宁站在屋门口,有点局促地看着他们。
魏无羡左手托着一坛酒,往小屋的方向走去,蓝忘机等人也跟了上来,江澄在后面教训着金凌,姑苏双壁在交流着近来的情况——虽然是蓝曦臣说而蓝忘机在倾听。
“人都到齐了?”魏无羡三步并两步地跨上台阶,问道。
“晓星尘道长与薛洋还没到,宋道长说他们稍后就到,估计这时候也到山脚下了。”温宁如实答道。
“那我们,先做饭吧。”魏无羡把刚走过来的蓝忘机手中的菜接过,告诉温宁让他安排好人,便直冲厨房。
此处便是蓝忘机和魏无羡云游时盖的房子,和魏无羡梦中那个房子相差无几,不过蓝忘机又把草图改了改,扩了足足一倍的面积,于是有了现在的模样。
“师姐!!”
魏无羡一推厨房门就大声喊道。
“别喊了别喊了,厨房就这么大,你还看不见江姑娘吗?”温情双手猛地打上魏无羡的肩膀,把他吓了个不轻。
“轻点啊!!把如花一般娇弱的我拍残了怎么办?!”魏无羡回头,还皱着眉装出老弱病残的样子,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温情。“就你?娇弱?”温情嘲笑道:“来,姐姐让你再享受一下银针的滋味。”说罢,便掏出三根银针,笑着靠近魏无羡。
“好啦好啦,温情你也别和他闹了。阿羡,那边有刚刚做好的排骨汤,你先去替他们尝尝味道。”江厌离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笑着给魏无羡指了指灶台那边。
“厌离姐我也要尝!”阿箐抱着一打柴火跑过来,凑到魏无羡跟前,也想提前尝一口过过瘾,没想到那汤却被魏无羡高高举起,后者还笑着她个子矮,够不到。
“公子。”温宁推门而入,就看见魏无羡和阿箐抢一碗排骨汤,谁也不让谁。
“人都来齐了?”魏无羡按着阿箐的头,一口气把汤灌下去,炖的正烂的小块排骨让他在嘴里嚼了嚼,将几块骨头吐回碗里。
“嗯。”
“温宁你在这帮师姐他们,我去外面和他们聊聊天去。”魏无羡把温宁拉进来,自己先出来,临走前还说了句:“师姐手艺越来越好了,味道真好。”
“坏蛋!!”
……
“哟,都到了?”魏无羡推开门,目光扫了一圈屋里的人。
“嗤,来这么慢,不知道的以为你把厨房的饭吃了一半来的。”薛洋靠在墙上,叼着根草出声道。
魏无羡也不气,拿起一碗茶喝了口,挑了挑眉反驳道:“嘴里那根草有催情效果,你可注意着点,这儿可没多余房间给你泄火用。”
“大不了就在这,反正又不是我尴尬。”薛洋离开墙,凑到魏无羡跟前,笑道。
“不管管吗?”蓝曦臣小声地问蓝忘机。
“不用,让他闹。”蓝忘机端起魏无羡刚刚用过的杯子,喝了一口。
“成美啊,今天大家来都是有要紧事,就别闹了。”坐在一旁的金光瑶道。
“去你大爷的成美,老子是你薛大爷!”薛洋回过头来骂了一句,金光瑶脸上笑容不减。
“小美啊——”魏无羡拍了拍他的肩膀。
“滚!!”
“好了,阿洋,金宗主,还有…师侄,别闹了。”晓星尘终于开口,让有点混乱的场面缓和了下来。
“听道长的声音,一看就两个臭不要脸的人又闹起来了!”阿箐执一托盘推门而入。
“好香啊。”蓝思追赞叹道:“阿箐姐,这是?”
“我娘的莲藕排骨汤,包你喝了一碗还想喝一锅!”金凌勾着嘴角,脸上尽是炫耀之意。
“切,说的和谁都没喝过似的。”魏无羡用胳膊肘捅了捅江澄:“你还记着小时候那一次不?”
“当然记得,”江澄咬着牙,道:“现在想起来我都想给你一拳。”
“什么事?”聂怀桑好奇地问道。
江厌离此时也端着托盘进了屋,听见之后不由得回忆到:“不过是阿羡那时调皮,吃完肉之后趁阿澄不注意那会把骨头丢到阿澄碗里,阿澄喝完汤,看到一旁的阿羡笑的直打嗝,才发现了这事。”
“噗…原来是这样。”蓝思追用手遮了遮嘴,可就是这样脸上的笑意也溢了出来;连平时不苟言笑的聂明玦与宋子琛脸上也快绷不住脸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这真是你的作风啊!”薛洋在一旁肆无忌惮地拍桌大笑,差点不注意翻下凳子去,晓星尘在一旁及时托住了他。
“你不知道这事?”蓝曦臣笑着问神色平静的蓝忘机——尽管他已经看到蓝忘机的眸子里有了不小的波澜。
“知道,但没想到是这样。”蓝忘机放下茶,准备起身接过江厌离手中的托盘,被金子轩按着坐了下来。

天色已晚,最后进屋的温宁和温情也把所有的菜端了上桌。
魏无羡和蓝忘机点上灯,烛光照在围在桌旁的十几个人的脸上,给这不小的屋子又添了一份温暖和朦胧。
魏无羡端起酒杯,道:“请各位来,是有一要事来讨论,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和急事,但也有很多人在暗处看着。”
“无碍,你尽管说。”一向不怎么开口的宋子琛说道。
“那就请各位在商讨之前可否先报下名号?”魏无羡笑着问道。
“怎个报法?”薛洋问道。
“世人对诸位的称呼,后面跟名字,像我就是‘夷陵老祖魏无羡’这样如何?”
“可以。”蓝曦臣开口。
“那我和二哥哥先来,算是做个示范?”魏无羡征求了下意见,没有质疑或不满的声音传来,便再次开口:“那各位,我们就算开始了。”
“夷陵老祖魏无羡”
“含光君蓝忘机”
“赤锋尊聂明玦”
“泽芜君蓝曦臣”
“三毒圣手江晚吟”
“敛芳尊金光瑶”
“傲雪凌霜宋子琛”
“明月清风晓星尘”
“夔州薛洋”
“云梦家姐江厌离”
“清河聂氏聂怀桑”
“兰陵金氏金子轩
“鬼将军温宁”
“医师温情”
“义城阿箐”
“姑苏蓝氏蓝思追”
“兰陵金氏金凌”



“在这儿……”魏无羡举起酒杯,一口饮尽——
“给你拜年啦!!!
“没什么好说的就祝大家新年大吉吧!!”

……
???

“魏无羡你他娘的耍我们呢?!”

Fin.

评论(8)

热度(62)

  1. 璇璇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