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忘羡】大婚Ⅱ

【忘羡】大婚Ⅱ

从云梦到姑苏,即使是一路高速御剑,还是要花费不少的时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走坐花轿的习俗,而是直接御剑到云深不知处。
由于想到婚前夫妻双方不能见面,所以蓝曦臣与江澄在御剑这部分的策划可费了不少的心——由江澄御着三毒带魏无羡,身边分别有两名蓝家和两名江家的弟子跟从,蓝忘机在最前面,而蓝曦臣负责在最后压阵,这样来模仿花轿的大体形式,也真是辛苦了他们两个人了——
“其实啊,我怎么觉得——说是婚前这几天夫妻两人不能私会,可为什么看起来忘机天天在和魏公子见面呢。”
那轮皎洁的明月撒下的月光给池中的莲花铺上了一曾柔光,看着就让人感觉心旷神怡。蓝曦臣在纸上落下一笔,随后提起,勾出一道简洁却又不失优美的弧,又抬头看向窗外,对桌案对面的人说道。
江澄放下璞玉和雕刻刀,伸手把桌上散乱的请柬摆好,道:“切,指望魏婴和蓝忘机不见面几天,那还不如叫他把你们云深不知处四千多条家规抄上几遍。”
“说的有道理。”蓝曦臣放下笔,坐回椅子上,伸手边按揉着太阳穴,边笑着问问江澄:“只是,我们家规抄起来真有这么折磨人吗?”
“不如蓝宗主自己动手抄一抄试试了。”

踩在三毒上,看着袅袅云烟从身旁拂过。江澄终是没忍住,在距姑苏不到半里地的时候,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把它攥在手中握了握,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转身丢给魏无羡。
“江澄?!”
“废话这么多做什么!别在腰上就行。”江澄眉毛一挑,回过身去,没好气地把魏无羡还没说出口的话堵了回去。
“……好。”
魏无羡慢慢地握紧了手,捂在自己胸口上。
同时被贴在胸口上的,还有刚刚江澄给他的九瓣莲花形状的玉佩,红黑色的吊穗从指缝中溢出。
他凭什么?
凭什么因为他的任性,江家就要付出惨遭毁灭的代价?
凭什么因为他,江澄就要付出失去双亲的代价?
凭什么因为他,害得师姐他们……
凭什么江澄这么恨他,还要帮他做这些事?!
明明江家被他这个祸害害得这么惨,江澄现在还要把玉佩给他?
而且这玉佩居然还是为他一人做的。
魏无羡把玉佩凑近了看,他还记得,江家的九瓣莲花玉佩在花托上都会刻有“江”字,可待到魏无羡看到刻字的花托处,他脑子一下子炸开了——花托上的确刻着字,可并非是“江”字,取而代之的是“婴”。
“魏前辈,马上就到云深不知处了。”少年的声音传来,将魏无羡的思绪带回这个世界。
“景仪?”魏无羡出声问道。
“对啊对啊!原来魏前辈还记得我啊!”显然,在说对名字之后,少年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几分,话语中尽是兴奋。
“思追没来吗……?”
“他留在那儿准备场地,好像金家的大小姐也来帮忙了——真是奇怪,按道理大小姐应该和我们几个一起来送魏前……”蓝景仪滔滔不绝的说着,周围几个弟子也和蓝景仪差不多年龄,都是差不多的性格,既然有人开了话匣子,也都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丝毫没注意到魏无羡神情的不对劲。
“闭嘴,控制好剑,准备降落。”江澄强硬的话语打断了蓝景仪的话。
“闭嘴。”最前方的蓝忘机显然也听到了几名弟子的声音,放慢了些速度教训道。
“景仪好好控剑,别分心。”魏无羡提醒到:“你们几个也是,都注意点啊。”
“哦哦,知道了!”蓝景仪吐了吐舌头,便收回心思专心御剑了起来,其他人看三个长辈都发话了,只好讪讪的闭了嘴。
果然如蓝景仪所言,一群蓝家弟子在入口出候着,为首的两人分别是蓝思追和金凌。
“金凌!”江澄看到金凌,脸比之前更黑了,调动灵力催动三毒,带着魏无羡降到门口。
“哎哟我的亲爱的师妹啊你飞这么快做什么?!”魏无羡从三毒上迈下来,和江澄并肩,说完话后还装眩晕的模样扶了扶脑袋。
“魏前辈……”蓝思追看着面前一身大红的魏无羡,愣了愣,才叫出声。
“哎呀思追!好久不见啊!怎么啦是不是看我太帅把你帅懵了?”魏无羡听到声音,像是又活了一样站直了身子,向前跨出一步,勾住蓝思追脖子凑近问他。
“切!好看个屁。带着盖头还没让你安静会。 ”金凌别过头去,小声嘟囔道。
“我的金凌小公子啊,这是和长辈说话的态度吗!瞧瞧你,都是当家主的人了,怎么还是这样活泼呢?!”魏无羡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对金凌说道,说完,还想伸手摸摸金凌的头,却快触碰到的时候,金凌猛的躲了开来。
魏无羡手僵在空中,定了一会,又变掌为拳,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
“要快点长大和你舅舅一样有担当啊。”
“我……”金凌还想说些什么,突然瞥到魏无羡腰封上挂着的九瓣莲花,又看向江澄:“舅舅!你怎么…”
“我还没问你为什么在这儿!你和魏婴瞎闹腾什么?他傻你也跟着傻。”江澄一挑眉瞥了眼站在那儿就算一身红妆也没个正样的魏无羡,训道。
金凌反驳道:“我没有!我过来是帮……”
“时辰不早了,各位快走吧。”蓝曦臣的出现正好打破了一时紧张的气氛。
“回去再好好收拾你这小子!”
江澄转身正想拽魏无羡走时,突然看到蓝忘机正在远处看着。
他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撒开魏无羡袖子跟着蓝曦臣他们一齐先进去了。

“词背的不错啊。”蓝曦臣放慢脚步等了等走在最后的江澄走上来,笑道。
“蓝宗主也不差,总是能恰到好处地圆场。”江澄随意道了一句。
“魏公子腰上的玉佩……”蓝曦臣笑意更深了。
“多嘴!快走。”江澄选择无视蓝曦臣。
“没想到江宗主也是能冠得上心灵手巧这个美誉啊,改天蓝某真是要请教请教了。”
“你信不信我拿鞭子抽你……”

“走吧。”
在这边,蓝忘机也走到了魏无羡身边。
“夫君你可要扶着我呀,这鞋可令小女子迈不开步呢。”魏无羡顺势靠在蓝忘机身上。
“站好,在外面。”蓝忘机不为所动,把他扶正——
“走吧。”这次换了魏无羡说。
“嗯。”
蓝忘机握住魏无羡递过的红绸带,与他共同行走在这段石板路上。
“蓝湛蓝湛,我是真的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啊!明明和你在一起已经习惯了的,可今天我好兴奋啊。”
“我知道。”
“其实我还以为江澄他不会让我再进莲花坞呢,就算让我进去按他对我那态度也得放上几只狗!”
“嗯。”
“蓝湛蓝湛!”
“哭吧。”
魏无羡停下脚步,低着头,不语。
“没人看得见。”蓝忘机也停下来,看着魏无羡。
除了我。他在心里补充道。
魏无羡沉默了一会,又重新迈开步子,朝前走去,只是没了刚刚的活跃。
“蓝湛,你说,师姐能不能看到我这个样子啊?”魏无羡笑着对蓝忘机说。
“能。”
“我好想再看看师姐啊。
“要是师姐看到我这个样子,应该会笑着说‘阿羡,你怎么瘦了?’然后她还会笑着问我最近有没有干什么坏事。
“师姐的莲藕排骨汤真的很好吃,哪天带二哥哥你尝尝。”
“好。
“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陪你。”
魏无羡不搭话,只是再一次地紧握住蓝忘机的手,十指交缠,紧的似乎天地毁灭也无法将他们分开。
之后魏无羡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两人沿着石板路一路向上,直到蓝忘机看到蓝曦臣和江澄在风中飘扬的衣袂。
“热吗?”蓝忘机问道。
“还好,这面料透气得很。”魏无羡答道。
“魏公子声音听起来是有心事的样子,想必是没有好好欣赏你们刚刚经过的路的两旁吧。”蓝曦臣笑了笑,道。
“切,他这样估计是因为心里想着姑苏没辣菜吧。”江澄抱着手臂,靠在一旁的柱子上接话。
“江宗主莫非是忘了自己也是喜辣的吗?”魏无羡一句话把江澄怼了回去,不管他自己在那儿炸,折回身来回答了蓝曦臣刚刚的问题:
“真是劳烦蓝宗主……”话才说了个开头,就被蓝忘机打断:“兄长。”
听后,魏无羡笑出了声,重新说道:“兄长客气了,刚刚只是在想二哥哥会给我多大的惊喜,忽略了路上的风景……”魏无羡想转身掀起盖头看看,被蓝忘机抬手拦下。
泽芜君此时有了和江宗主之前一样的感觉呢。
“果然。”蓝曦臣神色依旧,“不耽误时辰了,随我们进吧。”
蓝忘机牵住魏无羡的手,随他一起步入大殿。
没有鞭炮庆贺,没有锣鼓奏乐。两人各执红绸一端,踏上大红的毯子。
一进来,肉眼可见的“白烟”就充满了整个视线可触及到的范围。蓝忘机并未感到奇怪,他知道举行一些较为重要的仪式时,弟子通常会别有用心地布置出这样的意境,仿佛让人感觉在仙境一般。
但如果这时魏无羡没有罩着这层红纱,他大概会看出在这层朦胧的“白烟”里,还掺杂着什么东西。
“昔开辟鸿蒙,物化阴阳。万物皆养,唯人其为灵长。盖儿女情长,书礼传扬……”
朗朗上口的词在两人踏上红毯的那一刻就从主持仪式的客卿嘴中传出,传到殿中每个到场的宾客耳中。
魏无羡边走,边透过面前的薄纱看着周围的坐席:蓝家客卿分别从三列到尾席,蓝曦臣与江澄随蓝魏二人进来后便了坐到高堂之下的位子上;金凌与聂怀桑的位置相差无几,都是坐在金家与聂家家主的位置;有点出乎人意料的是蓝思追竟坐在金凌身边,他的对面,也就是聂怀桑身边还空着一个位子。
魏无羡突然想起这个空位子是谁的了。
只是他不敢说,他不想让蓝曦臣与江澄的精心白白浪费掉。
“别怕。”蓝忘机再次伸出手来攥了攥魏无羡的手腕。
“我怎么会怕,你不是在这儿吗?”魏无羡笑嘻嘻地回道。
魏无羡没想到——准确来说他想过,但只是一闪而过——高堂上坐着的,是蓝启仁。
狗一点,魏无羡有点怂;文艺一点,魏无羡有些紧张。
毕竟在上面坐着的老先生是他年少时期不知道惹过多少次的人。
好像上次因为吹笛子吹得太难听还把老先生差点气醒来着……
往事不堪回首啊真是…
蓝曦臣道:“时辰到了,开始吧。”
这时,魏无羡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他努力回想,但不知为何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阿羡。”
魏无羡睁大双眼,他听到有人在喊他。
而且声音和师姐一样。
蓝忘机转头,看到魏无羡在发呆。
客卿还在距二人八尺之处咏诵着他一系列的开场词。蓝忘机皱了下眉,再次伸手去触碰魏无羡让他回过神来,可刚触到魏无羡的手,蓝忘机心中一惊。
冰冷的像是刚从冰窖里出来一样。
不,这温度,在山洞中,失去意识灵力接近枯竭的魏无羡那时的手,也和现在一模一样。
“师姐,你看,礼成的阿羡。”魏无羡微动,自言自语道。
此时的魏无羡蒙着盖头,身着大红喜衣,右手握着红绸,与蓝忘机并肩站立着。
蓝忘机感觉魏无羡的手在颤抖,不仅这样,身体也在抖,几乎就要站不住。
魏无羡低头,通过半透的面料,冲蓝忘机笑了笑——但这一笑,流露出的是一种绝望与无尽悲伤之情:
“师姐,羡羡要嫁人啦。”
声音很小,但足够让蓝忘机听到。
“师姐,你看到了吗。”
“我最近吃的可好了,蓝湛待我特别好,我最喜欢他了。”
魏无羡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略显沙哑的声音吐出来的话像一个个重锤一样砸在蓝忘机心头上。
礼成大典已经开始,环节即将进行到三拜,再出言阻止可能会让众人怀疑,甚至来查看一语不发的魏无羡。透过红纱看去,魏无羡眼中毫无波澜,仿佛一潭死水一般。
“没办法了。”蓝忘机想着,心一狠,伸出右手汇聚灵力紧紧握住了魏无羡。

——————
这儿大概是过渡篇,没什么内容…主要有些情感线在里面
因为码大婚期间有很多思绪想要加进去让文章更丰实一些,所以大概完结还要等下章…
学业紧张更新较慢,感谢喜欢我文字的你们。

猜猜空座位是谁的?

评论(6)

热度(152)

  1. 羡羡今年三岁啦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