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忘羡】大婚Ⅰ


云梦,莲花坞。
仲夏的寅时,东边那片天已经开始微微泛白,这个世界的一切似乎都是安静无声的。
可今日的莲花坞却早早地打破了这片宁静。
“江澄你放开我这才什么时候啊!!你让我多睡会好不好啊!”
一声哀嚎从莲花坞的一个房间传来,只见身穿黑色单衣,抱着被子的人被紫衣男子从房中拖出。
“今天你成亲还是我成亲??你以为我想让你回来住啊!要不是因为要走这麻烦死人的流程,我早就让金凌把狗牵过来了!就你这样我赌五坛酒你嫁衣要穿上半个多时辰!”
“江宗主!江晚吟!江澄!我才睡了两个时辰!!”魏无羡把被子裹在身上,挣脱开江澄的手咕噜噜地滚回房间爬上床继续睡。
他好怀念蓝忘机叫他起床的方式!和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想提鞭子抽英俊帅气的他的江澄相比他的蓝二哥哥简直天使!

蓝忘机与魏无羡在前几日决定完成一个正式的婚礼,算是再次向公众表[nue]示[gou]:魏无羡嫁入蓝家了。
定下后,两人分别给姑苏的蓝曦臣和云梦的江澄写了信,姑苏那儿虽然蓝启仁心有反感,却还是放话说别碍着他眼就行了;江澄看到信后接着回信说他一定会买一群小奶狗放在莲花坞,但魏婴回来的时候,还是看到了干干净净的房间,和他的嫁妆。

江澄看着魏无羡睡眼朦胧忽然又一脸春心萌动,他十分后悔没有带回茉莉妃妃来。
江宗主翻了个白眼,强压下想要拿紫电抽他一顿的念想,他转身离开房间,末了还加了句——
“蓝忘机可是穿、喜、服、来的。”
听到蓝忘机三个字,魏无羡猛的掀起被子坐起身来。
蓝忘机和喜服,连在一起的冲击性就像冰与火相碰,截然相反。魏无羡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想了想上一次见蓝忘机穿红色衣服的画面,又在脑中稍一加工描绘出了他身着大红喜服的模样。感觉一股热流猛的涌上头来,赶忙糊了自己一巴掌,冲着门口还未走远的江澄喊道:“师妹!!伺候朕更衣!!!”
“魏无羡你喊的什么!!”

蓝曦臣负手站立在莲花池旁,微弱的阳光从树叶的间隙中穿射过,毫不吝啬地撒在他身上,给这温润如玉的人儿又添了一丝柔和。
“蓝宗主。”
江澄见望着莲花出神的蓝曦臣,还是忍不住打断了他,颔首示意。
“江宗主,”蓝曦臣转过身来,看向江澄,道:“魏公子还未整装完毕吗?”
“还请蓝宗主再等片刻了,魏婴还在更衣。”
“江宗主和魏公子的相处模式还真是令人羡慕。”
充满笑意的话语呛了江澄一下,不好意思地蹭了蹭鼻尖。
蓝曦臣收回落在远处的目光,抬手把分支上一朵开着正盛的花摘下,凝视片刻,将它递给江澄,道:“说到在意,我无碍,可有人却等不及了。”
江澄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嘴角抽了一下,转头看向魏婴的房间。

正在对着镜子抚平衣领褶子的魏无羡,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后侧过身来。他早已上好妆,眼角的嫣红配着一层金粉一直延伸到耳处消失不见,未及腰的头发只挑起几缕拿发带松松散散扎在脑后。
只见魏无羡拿起桌上用来束发的簪子,握在手中玩弄着,嘴上却戏谑道:“含光君此时大驾光临,有些不太合规矩吧。”
几乎不曾穿过其他颜色衣服的蓝忘机,此时身着一身大红喜服,站立在魏无羡不远处。
喜服似火,把蓝忘机面如冰霜的模样融化了大半。
不应。
“二哥哥好扫兴啊~”魏无羡向前一步,想贴上蓝忘机,调戏调戏他,却忽视了不同于往日一般长短的的衣摆,身形一晃,直直向前跌去。蓝忘机见状,立刻迎上去把他抱在自己怀中:“小心点。”
魏无羡索性趴在他身上,道:“我终于体会到了那些大家闺秀的难处了,这衣摆这么长,要是让我天天穿,不出三日就作废了。”
蓝忘机摇头,把魏无羡半搂半抱地带到梳妆台前,将他摁到凳子上坐好。
“蓝湛?”
蓝忘机依旧没有应答他,只是把魏无羡头上随便扎起的头发落下来,拿起桌上的木梳轻轻地梳着。
“蓝湛,以前没发现,原来你还会这个啊~”魏无羡对着镜子中认真梳头的蓝忘机笑了出来。
“还好。”蓝忘机道。
蓝忘机朝魏无羡伸出手,后者会意,将桌上刚拆下的发带递给他。
蓝忘机挑起他耳旁的发丝辫好,绕到脑后将两边合并起来,用火红的发带细细缠好,从怀中拿出一只玉簪插到他脑后。
“这是?”
“以前,自己做的。”本就是应该给你的。
十三年,从一开始醉酒烙印事件,到后来的逢乱必出与每日坚守问灵外,他再做的一件新鲜事,便是寻了一件玉石,按着记忆中模糊的影像,雕了一个玉簪。模样和父亲早年与母亲礼成之时赠与母亲的如出一辙,虽然有些细节过于遥远略显模糊,但他也并不在意,又在上面加了些属于自己的想法。
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
在沉默中束完发后,魏无羡坐在那儿看着镜子出神。

他和蓝忘机也算是拜过堂的。
在江家祠堂,在江氏夫妇面前。
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不成形的拜堂。
也不只是他二人知道,那时江澄也看到了。
还与江澄打了一架。
然后揭出了他将金丹换给江澄的往事。

“怎么了?”
蓝忘机的声音把魏无羡的魂又拽了回来。
“没事,”魏无羡回头,冲他笑了笑。微微翘起的嘴角又刺激着蓝忘机的心中泛起一片涟漪。
“发冠呢。”蓝忘机定了定神,出声道。
魏无羡指了指床边:“那边的从上数第二个箱子里。”
蓝忘机顺着他指的方向找到箱子,将发冠拿出。
顺了魏无羡的意,发冠被没有大张旗鼓的做得很华丽——一个环形的纯银发饰从中间向两侧延伸到脑后,中间钉上由和田玉雕刻的九瓣莲花,水滴样的琉璃挂件配在底部,自然的垂了下来;模子上用金边勾了云纹,下边还有六七条同样带有莲花的珠串,尾部别上了红色流苏。还有几个小一些的簪子
云梦江氏,姑苏蓝氏。
蓝忘机把魏无羡转过身来,让他面朝自己,弯下腰帮他戴好发冠,又凑近把刚刚戴不小心撩下来的发丝给他别到耳后。魏无羡顺着他的动作双手勾上他的脖子。
“二哥哥,我给你涂口脂如何?”
“……”
“不说话啊,那就当你默认了。”
魏无羡手臂一用力,将蓝忘机的身子再压低,抹好口脂的嘴唇碰上蓝忘机的嘴。
蓝忘机愣住了。
魏无羡心中暗喜,正想分开调戏调戏他,不料蓝忘机搂住他的腰,一个巧劲魏无羡便坐在了蓝忘机腿上,两人颠倒了位置。还没等魏无羡惊呼出口,蓝忘机伸手扣住他的后脑,趁他没反应过来撬开了他的牙齿,舌头探进去扫荡。
魏无羡回过神后迷了眯眼,顺从的张开嘴让蓝忘机进入的更顺利;手上动作也没停,向下摸到他的腰封,蓝忘机这时却握住了他的手阻止他想把它扯开的动作。
“不好穿。”
蓝忘机嘴上和魏无羡分开,但搂着他腰的手依旧贴在他身上。
“那可要辛苦二哥哥要忍上一天了。”魏无羡一挑眉,膝盖轻轻蹭了蹭那处。“魏婴!”魏无羡见蓝忘机皱眉,一勾嘴角。刚想从他腿上下来,却被对方一把捞住,锢在手臂间动弹不得。
“二哥哥这是何意呀?我可是老老实实的下来了的。”魏无羡伸手勾住蓝忘机脖子,凑近用鼻尖蹭了蹭他的侧脸。
蓝忘机开口,刚想说什么,门外便传来脚步声和江澄不耐烦的声音——
“魏婴?!又睡着了啊?!”
魏无羡看到蓝忘机脸有点抽搐,虽不明显,但还是让他小小兴奋了一下。
魏无羡勾住蓝忘机脖子,向后仰身子冲外面喊道:“师妹啊你别着急啊,让哥哥得好好梳妆打扮打扮再见我官人才行!”
“滚!谁是你师妹,赶紧出来,蓝曦臣他们已经来了。”
“知道了!马上!”魏无羡应道。
听着脚步声渐渐变小,魏无羡立刻回过头来小声问道:“蓝湛,泽芜君怎么来了?”问完他才想起来,今天他们礼成,蓝忘机的兄长怎有不来之理?
“嗯。”蓝忘机单手把魏无羡提下来,坐着帮他整理下身刚刚胡闹弄出的褶子。
魏无羡俯下身给蓝忘机别好掉下来的一缕鬓发,顺手捏了捏他的脸,气冲冲的问道:“所以说你哥知道你偷偷过来找我?!”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翻了个白眼,一拍额头,无奈道:“行了,江澄也知道了。”
“没事。”蓝忘机看着他,眼里泛着与平时不同的光彩。
“这可不行啊,我们这是婚前偷腥!”魏无羡笑眯眯地用食指点住蓝忘机的嘴唇,柔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多蹭了几下子。
“不算,”蓝忘机移开他的手,“之前拜过一次了。”
“对啊~但我总觉得这次成了我们才算是礼成了。”魏无羡坐在蓝忘机腿上扭来扭去,蓝忘机微微皱眉,手臂一使劲把魏无羡抱了起来,转身将他放到凳子上,又伸手把挂在后面的火红金边的盖头递给面前的人,道:“我先出去。”
魏无羡还没应着,就见蓝忘机错开他先行离开。魏无羡握着半透的红盖头,笑了出来——他的好二哥哥害羞了。

“魏无羡,好了没有?”江澄不耐烦地敲了敲门。
好气,虽然知道你们这对狗男男在里面搞事情但还是要装一个小聋瞎。
“可以了。”魏无羡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我开门了啊。”江澄推开门,一身红纱头戴发冠的魏无羡出现在他的面前。
魏无羡扬手将红盖头撩起来,笑着问道:“咋?你羡哥哥魅力太大把你给美到了?”说完还冲他眨了眨眼睛。
“闭嘴吧你,走了,别耽误了时辰。”江澄翻了个白眼,冲魏无羡伸出手去。
魏无羡自知无趣,便放下了脸前薄薄的一层红纱。
将手放到江澄手中的时候,魏无羡想起来——
这本是他母亲应该做的。
“怎么,又不想嫁了?”江澄拽了拽他。
“没事,想起点其他事情来而已。”魏无羡摇了摇头,盖头下垂着的坠子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响声。
一路无话,只有脚步之间伴着的吊坠与铃铛的响声。
“这次礼成的地点,是在云深不知处举行的。”江澄突然说了一句。
“蓝启……老先生愿意?”魏无羡话语中尽是惊诧之意,差点踩了衣摆撂在地上。
“蓝启仁只说让你们别太吵,什么敲锣打鼓的形式全不要,别扰了他的耳就行。”江澄拖住他胳膊,平静给他解释了一下。
“这样啊。”魏无羡点点头,继续和他并肩经过这段长廊。

长廊的尽头,是蓝曦臣和蓝忘机。
江澄第一次看到一身大红的蓝忘机也愣了愣,但随后便向前跨出一步,挡了魏无羡半个身子,伸手将魏无羡拦在自己后面。
“这么容易把我们我们江家的人娶过去,不是有点太便宜你们蓝家了。”
魏无羡心里咯噔一下,透过这层红纱看着挡住他身子的江澄。
不知为何,魏无羡感觉有些心酸。他低下头,咧了咧嘴,装作在笑的样子。
江澄不是恨他吗。
“魏婴?”蓝忘机出声唤道。
“也是呢。”蓝曦臣看了一眼身边的蓝忘机,笑了笑:“聘礼已经让弟子送到门口了,江宗主可以派弟子去核对。”
“好。不过蓝宗主并非那种不守信用之人,这一点上我还是相信的。”江澄顿了一顿,继续道:“不过,人我现在可不会交出去。”
“那劳烦江宗主陪同魏公子一齐前往云深不知处了。”蓝曦臣点点头,道。
“那是自然。作为他的…师弟,我哪有不去之理。”
魏无羡听后,藏在袖子下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
备好的客套话还是在这儿出了差错。
蓝曦臣的话再次打破有些尴尬的坏境:“那么,二位请吧。”
江澄颔首,握住魏无羡胳膊,径直走出去,蓝曦臣与蓝忘机紧随其后。
“卧槽江澄你走慢点!我这鞋跟不上你的脚步!”魏无羡踉踉跄跄地被江澄拽着走,边走边小声冲他喊道。
“啰嗦!”尽管这样,江澄还是放慢了步伐,瞥了一眼跟在后面一身琐碎红妆的魏无羡。

他好像从他身上看到了江厌离的影子。

一身大红色的嫁衣,精心打扮得就和出嫁当天一样,就只为了让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见一面。
“怎么了?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我?”魏无羡的声音传入江澄的耳中。
“没事,蓝曦臣他们过来了,走吧。”江澄转过头去,将腰间的三毒取下,握在手中。

评论(18)

热度(264)

  1. 羡羡今年三岁啦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