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忘羡]半醒半浮生

【忘羡】半醒半浮生

“云深不知处禁酒!”
蓝忘机抬头望着正吊儿郎地坐在墙头上的少年,道。
少年郎的嗓音比起德高望重的家主或是成年的客卿来说还显得有些青涩稚嫩。可说起这家规,板起这脸来,到有了几分威慑力。
“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可不算破禁了。”少年笑得肆意,举起一坛天子笑便仰头灌下一口,末了用袖子擦了擦嘴,朝地面人眨了眨眼。
蓝忘机握紧了拳,目光紧紧的黏在对方身上,将他这天真放纵的模样尽收眼底。
“这么盯着我,难不成忘机兄也想试试这……”
“魏婴!”他出声打断,眉宇间尽是恼怒之意。紧接着,蓝色剑芒便携着冰寒之气朝着魏无羡袭来。
“忘机兄别这么容易发怒啊!夜里吵到大伙就不好了。”魏无羡拔出随便,挥剑破之。
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
深夜一战,看着魏无羡收剑入鞘,勾嘴冲他一笑的模样,不知为何,这诗句就在蓝忘机脑中浮现了出来。魏无羡翻身下墙,他竟没有要追的样子,站在墙上望着他远去的方向。
微风吹散了浮云,月光迈着轻巧的步子来访,将蓝忘机这个本就俊朗清冷的人儿又镀上一层银白,竟是又生了一片朦胧之意。
蓝忘机觉得这世上最不敢让人相信的,就是变故。
云深不知处被烧,兄长失踪,父亲重伤,温家竟又以各世家教导无方荒废人才为由要求各家派二十位年轻弟子赴往岐山由他们教导。众世家弟子逃出,他与魏无羡屠玄武,被困洞底;与他交流谈心,在他面前落泪,这都是蓝忘机根本不会做,甚至不会想的事。
再次见到魏无羡,是在驿站。
魏无羡一身黑衣,脸色苍白,笑意中尽是森然,与当年神采飞扬的少年相差甚大。
他说,跟你回姑苏?哦,我忘了,蓝启仁最恨这种邪魔外道,你是他门生,当然也是如此。
他说,我的心性如何,旁人知道些什么,又关旁人何事!
他说……
“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他看到江厌离推开还在等待姐姐说话的魏无羡,紧接着,剑锋划破皮肉的声音传来。他看到魏无羡掐死了刺穿江厌离喉咙的弟子,看到他从袖中取出两样东西,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它们扣在了一起。
尘埃落定。
“魏婴,你看看我。”
蓝忘机一身白衣早已被鲜血所染,脸色苍白,平时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抹额现在也满是血污。他紧紧攥着魏无羡的手,本就耗尽灵力却还在固执地给失去神志的魏无羡输入灵力。
“魏婴,跟我回去。”
“我会和你在一起,一同夜猎。”
“魏婴,我会保护你,他们不容你,我容你。”
魏无羡靠在洞壁上,本就脸色惨白的他现在更无一丝血色,嘴唇早已干裂,眼角的血混着脸上还未干透的血缓缓淌下,滴在黑衣上。魏无羡抬起脸,黑眸仿佛一潭死水一般,没有一丝光亮。他张口,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嗓音显得更为沙哑。
他说:“滚。”
蓝忘机走在这片土地上,三年前的大围剿到现在还可以感觉到那片血腥。
蓝曦臣告诉他,魏无羡遭反噬,受鬼将撕咬蚕食而死,尸骨无存。且无法招到魂魄。
蓝忘机应了一声。随后对蓝曦臣说,他要去乱葬岗。
他想来看看,就算能找到一丝残魂那也是好的。
等蓝忘机回到云深不知处时,怀中抱着一个高烧不断的孩童,他看着孩子手中紧握着的玩具,道,名蓝苑,字思追。
入夜,已是子时,蓝忘机起身坐于榻上。他偏头,看着窗外那轮皎洁的明月。
和当年一样,还未追上他的脚步,他却早已先行离开。
隔日,他下山买回一坛天子笑,之后,他的身上出现了一个与魏无羡生前一模一样的烙印。
此后,逢乱必出。
蓝忘机告别向他道谢的村民,抱着忘机来到不远处的断崖。席地而坐,右手一扫忘机琴弦,一曲《问灵》便起奏。
在泠泠琴声中,他看到魏无羡一身黑衣,携一管乌笛朝他漫步走来。琴音止,蓝忘机伸手想要握住魏无羡的胳膊,还未触碰到,魏无羡便笑着扑进他怀中。
睁眼,发觉刚刚只是梦境而已。
有人说,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他。①
可他却无能为力。
忘机琴声再起,《问灵》奏之——
君在否?在何方?可归乎?
泪散弦上,仍无人应答。

——————
①出处:《新桥恋人》

哎呀我操我作文终于写完了。
题目和内容没有一点关联系列。
入坑以来终于产了一篇忘羡,开心。

评论(1)

热度(54)

  1. 淡🍁语-苗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转载了此文字
  2. 蓝羽逸璇璇 转载了此文字
  3. 璇璇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