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原创】法师&祭司

法师&祭司

1.
村子里来了一个人。
嗯,是个好像看起来并不厉害的法师。
因为他来到村庄的时候已经五六天没吃饭了,而且身上还有伤。
没有人想要收留一下他,因为这个法师真的看起来没什么用。
小祭司买完面包后,出门碰到了这个可怜的法师大人。

2.
“手里的面包,可不可以分我一个?一半也可以的。”
小祭司被突然出现的法师吓了一跳,愣在原地。
法师以为他不愿意,又小心翼翼的说:“一口也行。”
小祭司看他这个样子,笑出了声,从手里的面包篮子中挑出一个最大的面包递给他。
“谢谢。”
法师从小祭司手中接过来,咬了一大口,“面包少了家里人不会介意吗?”
小祭司摇了摇头,“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法师有点惊讶,还没开口小祭司又说道:“大法师如果没有地方去的话,就先来我家吧。”
于是,小祭司带着刚买的面包和刚捡到的法师回家了。

3.
小祭司的木屋在村子的最北面,半山腰上。
“你自己走这些山路,不害怕吗?”法师牵着才刚刚长到他胸前的小祭司,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
“害怕…但害怕也要下山啊…呜!!!法师哥哥救命!”
法师看着抱住自己腿的小祭司,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把他拉了起来。
“想不想看法术?”法师把菜篮子交给小祭司,腾出一只手来。
“想!!”小祭司和法师生活了近三周,还没有见过法师施法的样子。

4.
法师在空中挥手,紫色的法杖出现在他手中,轻轻点地,以法师为中心,直径三米的地面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好……好厉害!!”
小祭司兴奋地左顾右看,和刚刚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法师念了声咒语,手中的法杖慢慢变小。
“小祭司,过来。”
小祭司听话的走过去,法师单膝跪地,用手中的法杖在他额头上书写着什么,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
“好了。”
在小祭司快要睡着的时候,法师终于停下了他的施法。
“以后我不在了,你也不用担心独自走夜路了。”

5.
“小祭司啊,你现在几岁啊?”法师躺在地板上,看着屋外忙着晒衣服的小祭司。
“法师先生是五年前过来的吧,”小祭司回过头来,”我现在已经17了,还有下周我就成年了,要举行人生第一次的祭祀。”
法师从地上坐起来,看着正在整理祭祀服的小祭司。
小祭司长高了不少啊,都快和他一样高了。以后不能叫他小祭司咯。

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6.
妈的flag。
法师被仇家的剑刺穿肩膀的时候,心里还吐槽了一下自己。
谁知道在小祭司会上仇家会出来刺杀!更他妈意想不到的是仇家目标还是那个台上的小祭司啊!
“法师哥哥……”
法师握着他的法杖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小祭司拿着祭祀时的手杖跪坐在地上,血漫到他的膝下。
两人都没有说话。
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法师终于开了口——
“小祭司,我觉…咳…觉得你现在…把…把我拖回去还能抢救一下……”

7.
法师昏迷了好几天,伤口有些发炎。
第六天夜里,法师醒了过来,动了动身子,发现小祭司趴在他的大腿上正在睡着。
“小祭司…”
法师慢慢坐起身,轻轻抚摸着祭司的白色长发,他记得祭司和他说过,他们这一祭司血脉成年后,头发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长,变白。
白发的小祭司,也是蛮好看的。
“法师哥哥……”
法师低头看去,发现他只是在说梦话。
“我想,保护你……”
法师愣住了。

8.
法师发现他的小祭司最近很少说话。
“小祭司,你怎么了?”法师把他从门口拽回来。
“法师,教我法术吧。”祭司抬头,对上法师的眼睛。
和之前没什么区别的少年音,只是不同于之前软糯,更多的是平淡。
他的小祭司,长大了。
法师抓住祭司的衣领,念了个咒将他禁锢在墙角。
“学法术做什么?”话一出口,法师便有些懊悔,再用这中语气音调,仿佛他又回到了五年前,被数十人追杀依旧面不改色的法师。

9.
“我要成为一个强大的人,哪怕付出一切,只要可以与你能够并肩作战就好!”脱口而出的这些话让法师皱了皱眉,祭司继续说了下去:“我还要变得比你更强,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
“够了!”
法师抓紧祭司的衣领,将他拽到自己面前,把嘴唇狠狠的贴到祭司嘴上。
“?!”
祭司一惊,急忙往后退,不巧后脑撞到了墙上,法师见状将另一只空闲的手垫到他头后面。
祭司慢慢安静下来,双臂顺势搂上法师的脖子。
许久,两人分开,法师放开了抓住祭司衣领的手——
“你只是个祭司,只需要让我保护你就够了。”
“你只要站在我身后就够了。”
“凭什么啊?”祭司死死的抓住法师的手,抬头瞪着他,脸上的红晕还未消散,“凭什么只能你保护我?”
“……”
法师挣开抓住他的手,转身朝屋外走去。
“你累了,先休息吧,明天还要举行仪式。”
“……”

10.
“法师大人!”
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急匆匆地闯进祭司的木屋,找到正坐在躺椅上喝茶的法师。
“矜持点,少年。”法师放下茶杯,“又不是镇上的面包坊炸了,出什么事了。”
“很抱歉打扰了法师大人,可这个事情真的很急。”小男孩顿了顿,继续说:“祭司大人他,他在祭坛上失控了,请您过去看看吧。”
“什么?”
法师猛的站了起来,一边询问一边拉着小男孩的手往祭坛的方向跑去。

11.
“祭司大人一开始看起来十分正常,但我在第一排看的特别清楚!大人身上围绕着紫黑色的闪电,而且握着手杖的时候,手杖感觉是在排斥他!”
小男孩把自己看到的异常全部说给身边的法师。
“我知道了,”法师停下脚步,拽住小男孩的手臂,“小伙子,过来,我们要作一下弊了。”
法师召唤出自己的法杖,立在地上,闭上眼,嘴里不停地念动着咒语。再次挣开眼时,白光大作,两人从原地瞬间消失。

12.
法师看到高高在上的祭司时有点惊讶。
他无法想象他的小祭司变成这个模样。
他走上祭坛,试探性的朝那边喊了一句:“小祭司?”
祭司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缓缓的扭过头来看着法师。
法师这才看到,祭司的眼睛,变成了黑紫色。
像一潭死水。
“小祭司……”
祭司扫了他一眼,没有任何感情波动。
法师的小祭司回不来了。

13.
“我不要…不要这样…”
祭司突然像回过魂一样,痛苦地捂住头,像是在挣脱着什么。忽然举起手杖,朝法师走来。
“小祭司,我是谁?”
法师伸手想把走过来的小祭司抱住,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抵抗了一下,将他弹了出去。
“我只想……保护……”
祭司朝法师走来,手杖在他手中慢慢变化。
法师明显的感觉到压迫感,和祭司身上不受控制的灵力。
“法师哥哥…!!”
“小祭司!”
两个人同时喊出声。

14.
祭司感觉头很疼,感觉忘了什么东西一样。
站在那边的人是谁?
身体不受控制了。
他是来阻止你保护法师的人。
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说道。
那就,杀了他吧。
他回答。
但这个人,好熟悉啊。

15.
祭司跪在地上,法师则躺在他的大腿上。
把光剑从对方胸口处抽出来的时候,祭司不知道为什么扑了上去接住了他。
“你是谁……”
祭司漆黑的双眼里看不到一丝光芒。
法师抬起满是鲜血的手来艰难的摸了摸他的头。
“小祭司好厉害啊……”
小祭司?
好熟悉的称呼。
祭司握住他的手。
“你认识我?”
法师摇摇头,对着他笑。
“我只是路过的一个人而已……”
法师嘴里的血越来越多,漫在地面上的血也越来越多。
祭司拿起自己的手杖,试图将法师的灵力召回些,却发现只是徒劳。
“没用的,小祭司。你别哭啊。”
祭司一愣,抬手摸上自己的脸,果然全是泪水。
“祭司,低一低头吧。”
祭司顺从的低了下去,躺在他腿上的法师勾住他的脖子,与他接了个吻。
好浓的血腥味。
祭司想着。
“以后……”法师松开他,在他脸边轻轻地说:“你再也不怕走夜路了……”

16.
祭司还是那个祭司。
没有人提起当年在祭坛上发生过的事情。
有一天祭司离开了他的小镇。
只带了那个法师给他的法杖。
他要出去,走遍各地去找那个自己拼命都想保护的人了。

17.
村子里来了一个人。

Fin.

评论(1)

热度(8)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