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楚路]赏樱花

#0717路明非生日快乐#
时间线龙四,设定师兄回来,毕竟我要撒糖[优雅.jpg]
人物属于江南,OOC属于我。
赶到最后终于发出来的生贺。
时间比较仓促没有肉→_→,所以标题和文章内容对不上很抱歉!
改天会补上的!


卡塞尔学院S级学员,学生会会长,有着众多小迷妹的主席——路明非,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收到了一个从日本寄来的包裹。
“To sukura:
从sukura的同伴那儿听说sukura穿过旗袍,很好看。不知道sukura喜欢什么颜色,所以让稚女哥哥帮忙给sukura挑了一套。
生日快乐,sukura。”

路明非双手抱着华丽的盒子,满头黑线地看着里面的红色旗袍和高跟鞋。
玛乐歌姬源稚女你等着!!!他妈到底是谁透露了我穿过旗袍!!给大爷等着我找出你来一定先给你一枪!!!

楚子航端着一杯咖啡淡淡地从路明非身后路过,瞄了眼盒子,简要评价了一下,“挺好看,今天穿着吧。”
路明非瞪大眼睛慢慢转过头去,膝盖都在打颤,“师兄我听力不咋地能再说一遍不……”
“今天没课,试试新衣服。”楚子航面不改色地喝口茶,看着这个人前路主席人后小衰仔的路明非。
“师兄你听我说我们学生会上午还有会议要开…”
“穿着外套。”
“……”

学生会各部长发誓,如果开会可以带手机并且允许拍照的话,他们一定会360°无死角的把坐在桌子最前面的会长给拍一遍并以50一张的价钱卖出去!
桌子最前面的路主席,一身红色旗袍,翘着二郎腿,踩着高跟鞋,左手托着腮帮低头批准着各部长汇报上来的文件。
伊莎贝尔默默地站在路明非后面向坐在座位上的各部长挥挥手机,摆了一个手势,各部长立刻会意,微微颔首表示回去打钱到她的账上。
“咳。”
路明非终于坐不住了,咳嗽了声,示意安静,顺便拉了拉马上滑到大腿根的旗袍边缘。伊莎贝尔看到这一状况,迅速把手机塞口袋中向左迈一步把主席搭在靠背上的风衣给他披上,并且细心的把衣摆撩上来搭到大腿根的地方。
等等这外套款式不对!伊莎贝尔站回自己位置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家主席没有深蓝色的风衣,而且款式也不像平常穿着的。

此事值得探究。伊莎贝尔在心中默默记下了这个事件。

路明非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因为要把主席的气场撑起来,他早就一脚踩在桌子上冲着楚子航宿舍大吼一声“师兄你他妈够狠的我路明非记住你了!”
当然,就算不撑气场,他也不敢。
“诸位部长们还有什么事么。”路明非抬了抬眼皮,扫了一遍坐姿优雅端庄的各位部长,“没事可以散会了。”
听到这句话,众人纷纷起身,不到三分钟离开了这里。
“伊莎贝尔你也回去休息吧。”路明非回头对她笑了笑,“下午的时候过来拿文件就可以。”
“是,”伊莎贝尔微微鞠躬,“会长,生日快乐。”

伊莎贝尔离开后,空旷的房间中只剩下路明非一人,他放下腿,瘫在椅子上,翻着白眼安静地当着一条躺尸的咸鱼。
“感觉如何?”
一人推门而入,走到路明非身边看着他签完最后一份文件。
“师兄我赌上芬格尔的节操和贞操,不到晚上论坛里肯定是‘学生会会长路明非旗袍出席会议'的相关话题刷屏。”路明非抬起头来,对上那双灿烂的黄金瞳。
“首先,芬格尔的贞操还有没有我不能保证,反正他已经没节操了;其次,现在已经刷屏了。”楚子航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来,拿出手机来调出论坛首页给路明非看。
“卧槽!!伊莎贝尔他们什么效率啊!怎么下发文件的时候没见他们这么积极!”路明非一页一页地翻着,发现伊莎贝尔偷拍的照片已经打印出来正在出售。
“呜呜呜师兄我没脸见人了,再这样下去连校长和副校长都有我穿旗袍的照片了!”路明非丢掉手机,一头埋到楚子航身上。
楚子航愣了一下,抬起手来摸了摸路明非的头发,勾起他下巴接了个吻,安慰道:“好了,我们回去换下来。”
他没有承认在路明非出门之前副校长已经发消息给楚子航让他拍依照路明非的照片传过去。
“快回去快回去!这高跟鞋踩得我脚都要断了!”路明非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脚腕。
“脱下来。”
“啊啊啊?师兄大庭广众之前你可不能做这种禽兽的事啊!”路明非双手抱胸,似乎眼前就是个要轻薄他的流氓。
“拖鞋,不是让你脱衣服,乱想什么。”楚子航歪着头看他,嘴角出现了不易察觉的弧度,连他自己都没感觉出来。
“……哦哦哦!”
“你要是想脱衣服,也可以。”楚子航站起来,一手抓住路明非的双手,另一手穿过他的腋下把旗袍后面的拉链拉开。
“喂喂喂师兄不要在这里啊以后我还怎么面对他们!”
“我要赏樱花,谁阻挡都没有用。”楚子航趴到路明非耳边,淡淡的说道。
“……”

“师兄我们怎么回去……旗袍都弄脏了,而且,我,走,不,动!”路明非坐在椅子上,等着身前这个人想出办法来。
“……”

事实证明,这种小事完全难不倒超A级学员。
据某路过人士透露,狮心会会长打横抱着学生会会长,学生会会长身上披着他的风衣,勾着他的脖子,脸上还有点潮红。此人还说幸好他躲得快,否则狮心会会长身上的刀直接就往他身上扔了。

“师兄?”路明非揉了揉眼,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楚子航。“几点了?”
“下午一点,文件我已经让伊莎贝尔拿去了。”
“嗯。”路明非缩了缩脑袋,往楚子航身边凑了凑。
床头上的手机显示一条新的短信,诺玛发来的。

“路明非,生日快乐。”

评论(5)

热度(48)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