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修伞]安宁背后、七

断断续续地码…我都不知道我写的是啥了

安宁背后[ABO]

7.
十天前
“王杰希,你他妈再说一遍!”叶修把王杰希从卧室中拖出来摁在墙上。王杰希抓住叶修的手,平静的说:“我再说也没用,苏沐秋现在情况就是这样。”
“叶修冷静点吧,我哥这种情况谁都不想见到,你干着急有什么用啊。”苏沐橙一手抱着叶誉安,一手拉住叶修的衣服把他往后拖。
“杰希,”方士谦把滑落在地上的王杰希扶起来,一条手臂架到自己肩上,“去客厅说。”
叶修平复了心情,靠在墙上点了根烟,对苏沐橙说:“沐橙,你先把誉安抱进卧室。”
“好。”
……

“你的意思是,沐秋现在意识被困在梦境中?”
“是的,现在距离苏沐秋发生车祸已经过去两个月,苏沐秋在当时只是轻微脑震荡,按诊断来说应该是恢复意识的阶段,可现在他一点苏醒的现象都没有。
所以我推断,他的意识是停留在一个梦境中,但这个梦境很特别,每二十天崩塌一层,计算一下,已经是到第三阶段结束第四阶段的开始了。”
“他会在梦里梦见什么?”
“前世的一些模糊片段,现世他影响深刻的事情,他的意识在里面是个独立的存在,他能够控制整个梦境的走向。如果有其他的意识想要强行破入,有可能会被吞噬。吞噬的过程中,如果苏沐秋的意识未完全掌握梦境,有可能他的意识会被梦境自身给反噬,然后彻底无法醒来。”
“除了强行破入,没有其他方法了么?”苏沐橙攥紧了手。
“没有,”方士谦接过话来,“虽然有一定风险,但只要取得梦中苏沐秋的信任,等到这重梦境崩塌的时候就可以带他出来了。”
“……”
屋子里陷入一片寂静,这种冒风险的事,让谁都不会轻易答应。
钟表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提醒人们时间的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叶修站起身来,走向苏沐秋的卧室,苏沐橙三人见状,跟上了他的脚步。
床上的苏沐秋十分安静,手上的针管连接在空中悬挂吊瓶。叶修坐在床边,伸出手来轻轻握着苏沐秋因为输液而冰冷的手,希望能给他一点温暖。
“叶修,你们的订婚戒指呢?”方士谦的一个问题打破了宁静。
“问这个做什么?”
“别想多啊哈哈,我就是帮你下个封印啥的,到时候苏沐秋不听话或者闹脾气梦境不稳定这个还能用封印压一下。”
“……你右手边的电脑桌,从上往下数第三个格子,戒指在那个红色格子里。”

“再过八天就是他的发情期了。”
方士谦下好封印后将戒指放在叶修手中,便拉着苏沐橙离开了房间,以免打扰到王杰希。叶修弯下腰,撩开苏沐秋的刘海,在他额头上烙下一吻。
“叶修,再带上这个。”王杰希布完阵法后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块表来丢到叶修手旁边,“表上的时间是梦境崩塌的倒计时,分别是天数,时,分,秒,和现实世界差十二个小时,最后留了一个空,你可以随意设定一个。”说完他看了叶修一眼,接着扭过头去开始检查阵法,“当年苏沐秋对我和方士谦有恩,我也只能帮你们这些了。”
“谢了。”叶修拿过表来带到左手手腕处,把最后的自定义时间设置上苏沐秋的发情期。做完这些事后,他绕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躺在他的身边,握住没有针管的手,十指交缠。
“可以了?”王杰希盘腿坐在阵法的正中央,正对着床上的两人。
“嗯,”叶修贴近苏沐秋,轻轻的搂住他,“帮我照顾一下誉安。”
“记住,十天内,带不出来你们两人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我不是占卜师,我没法预言会发生什么,但这种禁术的后果,也是常人无法承受的。”

“叶修……”

评论(3)

热度(27)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