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修伞]安宁背后、五

安宁背后[ABO]

嘿嘿蹭个60分,加班赶出来的_(:з」∠)_
圈不了我是十分尴尬
有错字和bug就当没看见吧orz
其实我看不出来胃疼有多少戏份orz
不飙车从我做起

————————

5.
从小花园回来之后,苏沐秋开始喜欢上了那个地方,叶秋也随着他的性子,和他去那儿玩。

“叶秋,今天要去超市买…呃…”苏沐秋从厨房走出来,刚想喊着叶秋出去,胃部一阵抽搐痛着他弯下了腰。
“怎么了?”
叶秋见状,从沙发上起来,快步走过去扶住苏沐秋,把他带到沙发上。
“没事,之前可能吃的垃圾食品有点多,我胃本来就不怎么好。”苏沐秋捂着胃部,冲叶秋笑了笑,又一阵疼痛的袭来让他刚刚直起来的腰又弯了下去。
“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
“家里胃药有没有?”
“那个没用。”
苏沐秋一一拒绝了他,反手握住他的手,向他慢慢解释。
“我快到发情期的时候,基本上是发情期的三四天前,胃就会和我闹个小脾气什么的,这种事又不是长期性,总不能去医院麻烦吧?胃药我也试过,没多少用处。”苏沐秋苦笑,接着和他说:“所以别太担心我,休息休息就好。”
“你之前也这样说过……”叶秋挪开了一直在苏沐秋身上的视线。
“啊?”苏沐秋靠着叶秋的肩膀,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这时候他也不会在意AO之间的一些避讳了。
“没事。”叶秋熟练地搂住苏沐秋的肩膀,安抚性地轻轻拍着苏沐秋,另一手从茶几上端过水来递到苏沐秋嘴边。
很长时间之前,叶秋也是这样熟练地照顾苏沐秋,只是那时的他有防备,不像现在这样慌忙。
苏沐秋把脸埋到叶秋的颈窝处,叶秋也放下水,侧过身子双手环住苏沐秋,让他上身趴在自己身上。
“叶秋……”
“别怕,我在,还难受吗?”
“热,肚子好疼……”苏沐秋开口,声音比之前的嗓哑了许多。
叶秋低头看向苏沐秋,果然,除了疼出来的汗,苏沐秋脸上还有不正常的潮红。再这样下去,怀中的Omega迟早会发情。
叶秋挪动了一下位置,靠在沙发扶手的部位,又让苏沐秋坐在自己的身前。他的手覆上苏沐秋捂在胃部的手,十指交叉,轻缓地帮他按揉着。
“叶秋…好热…”
苏沐秋扭头看着叶秋,他的脸越来越热,眼角的泪不光是疼出来的,还夹杂着被迫提前发情期的痕迹。
“我会尽量压下我的信息素。”叶秋凑到苏沐秋的耳旁,伸出舌尖舔了舔他小巧的耳垂,引起怀中人的轻喘,抓住他手臂的手和被他压在胃部的手也握紧了他。叶秋安抚着他,说道:“发情期提前对身体不好,在你对我……”他顿了顿,继续说,“为了你自己的身体,忍一忍。”
苏沐秋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空气中的苦茶味苦的他皱起了眉头。
不过意外地,他的胃疼减轻了少许。
苏沐秋在叶秋怀里几乎缩成一团,疼得他想要在地上打滚,但又因为发情期被强迫提前,浑身发热,只得在叶秋怀中,等胃疼轻点后再解决发情期。
“啊,这次比之前有点严重…”苏沐秋抓紧叶秋的手,叶秋也感觉到了,把他往自己怀中靠了靠。
苏沐秋身上的栀子花味在空气中愈来愈浓,不停地刺激着叶秋,像是在挑逗他一样。
“受不了了。”苏沐秋松开叶秋的手,翻身抓住叶秋衬衫,“叶秋,暂时标记我。”
“你说……什么?”
“我让你,暂时性标记我。”苏沐秋看着叶秋的眼睛,一字一句把刚刚的话清晰地说了一遍。
“你想好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苏沐秋撑着抬起头来,全神贯注地看着他,让自己努力忽略掉胃部的疼痛,“我从之前就想过,我发情的时候,会不会让你暂时性标记我,果然,这个预言还真准呢。”
叶秋拉起苏沐秋,让他靠近自己,“既然有让我做暂时性的觉悟,就要有做永久性的觉悟。”
“……”

叶秋碰上苏沐秋的嘴,慢慢啃咬着,诱导着苏沐秋张开嘴,开始扫荡苏沐秋的口腔。起初,无意识的他还在抗拒,伸出舌头来抵挡叶秋。到了后来,叶秋反倒缠住他,半引导半强迫的让他张大嘴来迎合叶秋的进攻。
叶秋注意到苏沐秋眉头一皱,腰又一次的弯了下去,便抓住他空出来的一手,拉到自己头后面让他抱住自己的脖子。
“还可以再撑一会吗?”叶秋从苏沐秋嘴中离开,银线挂到苏沐秋的胸前,更添加了一丝//淫///乱//。
“不太严重了。”苏沐秋往叶秋胸前靠了靠,蹭了蹭他的下巴。
“嗯。”
叶秋把头埋在苏沐秋颈后,用鼻尖蹭了蹭他。
“别闹,痒。”
“好。”
叶秋找到分泌信息素的腺体,露出虎牙来,刺破皮肤,将属于自己的苦茶味的信息素注入。
“呜哇……叶秋放开……放开呜”
苏沐秋在叶秋怀里挣扎,企图逃脱叶秋的怀抱。叶秋紧紧搂住苏沐秋,害怕苏沐秋的剧烈挣扎让他伤到。
过了一会,苏沐秋平静下来,靠在叶秋身上,睡了过去。
空气中,刚刚占据上风的栀子花味被苦茶味压了下来,似乎开始慢慢散去。
叶秋扶住苏沐秋的肩膀,勾住他的膝窝,抱起他回到卧室休息。
5—01:45:36_3
5—01:45:35_3

评论(1)

热度(22)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