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修伞]安宁背后、二

[修伞]安宁背后、二

*ABO设定
*已经有某种能力
*罪恶的时间表!

“叶秋你就没有换洗衣服吗!”苏沐秋踹了踹躺在沙发上咬着棒棒糖的叶秋。
“没有,你的穿了我会提前进入易感期的。”叶秋翻了个身,伸了个懒腰仰视着苏沐秋。
“那你可以……”苏沐秋丢给他一件衬衫,“套上上衣吗!!”
叶秋坐起来,低头套上苏沐秋略小的衬衫,透过垂下来的刘海,看着脸发红的苏沐秋。“看什么!!”苏沐秋转个身背向他,拍了拍自己的脸。
见鬼…。脸怎么越来越烫。
“喂,”苏沐秋稍稍扭过头来,对着正准备再拆一根棒棒糖的叶秋说,“我去洗脸,一会我带你出去给你买件衣服。”
“好啊~”叶秋坐起来看着跑走的苏沐秋。
空气中栀子花的信息素有些浓郁了。
叶秋脸色变得有点严肃,低头看了看表,同时,苦茶味的信息素悄无声息的释放,压下了刚刚占据一些优势的栀子花味。
“什么味?”苏沐秋拿着毛巾走出来,皱了皱眉头。
“苦茶,我的信息素而已,可能易感期快要到了,有点控制不住。”叶秋瞄准垃圾桶,把棒棒糖的棒丢进去,轻描淡写的撒了个谎,还不忘用余光注意那边还在感受苦茶味的苏沐秋。
“好苦,一点都不像你这么猥琐。”苏沐秋收回注意力来,总结道。
苏沐秋对Alpha信息素反应不像其他Omega一样敏感。
有这么好的信息素和Omega,怪不得周围Alpha住户出奇的多。
也不注意点。

“发什么呆呢,走吧,天看起来不太好,晚上应该会有雨。”苏沐秋看了看窗外,刚刚撒在地面上的阳光现在黯淡了许多。“快去快回,省得赶不巧淋一路回来。”
“沐橙在学校没事?”叶秋问道。
“没事,她拿着伞了,而且学校离家不算远,一路上坐公交车十多分钟就回来了。”苏沐秋换好鞋,对叶秋说,“抓紧时间啊大少爷。”
“天气不好不去了吧。”苏沐秋回过头来,叶秋已经站在他身旁了。
“所以说您老人家准备在家光穿个大裤衩子?”
“淋了雨也不好嘛,要不然石头剪子布?谁赢了听谁的?”叶秋靠在墙上,伸出手来示意他。
“行了行了真是服了你了,一局定胜负。”

“哦草真是见鬼了!”
苏沐橙一进门就被自己蹲在墙角画圈圈的哥哥一声狂吼吓得不轻。
“你俩咋了?”
“我是捡了一个啥东西回来哦草……这不科学不科学为什么每次都是我输……”
“……”要不是你是我哥哥我真想抡起书包来把你砸出去。
“啧啧,人聪明,没办法。”苏沐橙回过神来,看着那边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叶秋又拆开一根棒棒糖,一脸欠揍的模样感叹着。
“哥哥好了,别恼了,大不了你武力解决呗”苏沐橙没办法,走上前去把蹲在墙角画圈圈的苏沐秋拉起来。
“就苏沐秋那有规律的出法,我和他玩一个上午他也翻不了身。”
“卧槽你还真还敢说?”苏沐秋挣脱开苏沐橙,一个大步就扑在叶秋身伸出手来朝着他脑袋上来了一巴掌。
分明挥手时的力量这么大,落下来一点感觉都没有啊,哥哥。
苏沐橙看着叶秋冲她吐了一下舌头,朝苏沐秋哇哇的嗷嗷了几嗓子后,开始全面进攻苏沐秋,一会便占了上风。
苏沐橙看着他俩打累了一人一头躺在沙发上,还互相指着喷着垃圾话。
她哥哥累了这么久,碰到叶秋之前,都没有像现在一样笑过。
这样多好。
叶秋伸了个懒腰,一不小心把柜子上的玻璃药瓶扫了下去。
“呯。”
玻璃瓶掉在地上碎掉的声音在不大的客厅里显得格外清脆。
“你碰掉的是啥……”苏沐秋踹了踹同样有点懵的叶秋。
“看起来,很像……嗯……那是啥来着?”叶秋挠了挠头,表示他也想不起来了。
“好像是……”苏沐橙走过去捡起一张小纸条来看了看,之后抬起头来脸色不太好的看着苏沐秋。
“哥哥你的。
抑。制。剂。哎……”
叶秋抽搐着嘴,抱歉地看向苏沐秋。
如果他身边有纸有笔的话,他一定会把苏沐秋的表情,生动形象的描绘出来。
苏沐橙觉得她现在退回房间是最好的决策。
刚关上门,就听见他哥哥的声音。
“叶秋!!!!!你大爷!”
简直,房顶都能被掀翻。

阴云密布的天在苏沐橙到家之前就已经开始下雨,到现在变成了倾盆大雨。
苏沐橙关紧窗子,想着天气预报上说这雨要持续近一周。
雨季到了。
月底了,大药店的抑制剂也不是很充足了。
客厅里又传来叶秋的声音:
“哇皇上我不是故意的哇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小的吧!”
叶秋拿起靠枕来抵挡苏沐秋的攻击,嘴上说笑着,也弄了弄袖口,让表盘露出来。
8—18:25:45_6
8—18:25:44_6
栀子花的味道比昨天浓了许多。

评论

热度(35)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