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薛晓】BLOODⅡ

短小一下:D
老子终于更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不开车系列】
晓星尘从床上坐了起来。
伸手摸了摸身子底下的被单,他皱了皱眉头。
这儿不是薛洋的地盘。
正准备直起身子来下床,无力的双腿和酸痛的腰肢却逼着他又躺了回去。不得已,他的手摸索着到了一个光滑的木质平面上,轻轻敲了几下。
“上校?!”
有人打开了门,喊道。
晓星尘反射性的往腰间摸去,手指摸到的不是想象中的衣角,而是冰凉的触感。
心底一惊。
晓星尘握了握拳,把表情调整到适合的样子,收回手,脸冲着刚才声音的来源。
“……”晓星尘长了张嘴,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再次开口,回答:“上校晓星尘,归队。”
“上校好!”
晓星尘听到一声洪亮的问候,并伴随着对方的靠脚声。
晓星尘坐直了身体,军人的习惯让他不自主的将身体摆到了最标准的姿态。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报告上校,司令说您这次失踪是一起很严重的恶性事件,已经下令彻底追查此事,根据消息,掳走上校您的吸血鬼薛洋已经登上了我们的第一抓捕名单。我们第一至七小队引开薛洋,第八小队从薛洋别墅的地下室中找到了您,并带回基地。”
“这里是?”
“报告!这里是基地的救护中心,医护人员还未为您检查身体状况,但您的身体还很虚弱,指挥官说如果您有身体不适,请尽快说明,我们会为您提供最好的治疗。”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上校!”
听到关门声之后,晓星尘轻叹了口气。抬手抚上眼睛,原本缠在上面的纱布已经被解了下来。
薛洋带着他进地下室的时候,已经提前把纱布摘了。所以说如果他只是单纯闭着眼的话,别人只会以为他是在昏迷,根本不会往失明上想,而且刚刚门口的人说没有检查身体,也就是说,他们还不知道眼睛的事情。
刚刚他说有七个小队引开了薛洋,那薛洋现在在哪儿?
霜华被薛洋藏在了自己的身上,就是不想让来救自己的人看到,然后将霜华收回去,让虚弱的自己没有自保能力。但薛洋现在只有一把降灾,虽然前几次也逃出了围剿,这次能逃出包围圈吗?
还有,最后进地下室前,薛洋他说的那一句“等我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难道还想把自己带走吗?!
晓星尘越想越乱,最后轻轻拍了几下脸颊,轻声说道:“真是……为他想这么多做什么。”甩了甩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回来了,总算是回来了。
即使因为失明丢了职位,也总比……被囚禁在别墅中,被当作发泄欲望的物品好。
晓星尘打了个哈欠,躺回床上。身体的疲惫令他躺下不到一会便又睡着了。
晓星尘自始至终都忽略了一点。
人类吸食了吸血鬼的鲜血,都会被迫成为他们的同类,直到吸血鬼“施舍”给他们自己的精血,否则,他们将会渐渐的失去自己的意识,变成一个只知道觅食,最终被吸血鬼捕杀的,猎物。
※※※※
薛洋将嘴边的鲜血抹掉,一双血红的眸子紧紧地盯着远处的三个小分队。
“妈的。你们上头可真是重视我,七个队都派来了,是想活捉还是直接就地解决?”薛洋将手中的石子抛了出去,正冲着十几米外的那个狙击手的左眼。
一声惨叫,让不少附近的队员心底一寒。
“加大火力!”指挥员出声喊道。
话音未落,另一颗石子便击穿了他的喉管。
这个时候,除了无意义的牺牲和拼命打光手中的子弹,他们没有其他可以做的事情。面前这个少年脚下方圆三米的地域不存在一点植被,别说偷袭,连可以近身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当有人刚踏到这个圈的边缘时,那黑色的双翼迅速从这个人面前甩过,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躺倒在了地上,脖子几乎被锋利的边缘削开大半。
突然,薛洋猛地跳起,一个前蹬将那个不要命的飞扑过来的手持电网的人踹了出去。听觉敏感的他听到了对方肋骨断裂的声音,紧接着,就看到对方重重的摔在地上,没了呼吸。
薛洋将降灾在手中打了个圈,反手握住它,垂在腰间,随后纵身一跃跳到了附近一颗大树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立刻掉转枪头的队员。
他咧开嘴,清朗的声音传出来,但在地面上的人听起来似乎是死神的召唤——
“晓星尘这时候已经被你们带回基地了,那你薛爷爷我就不在这儿陪你们玩了,自己嗨去吧。”
说完,三四个烟雾弹散落在他们身边。等烟雾散去,再抬头,哪里还有那个恶魔的身影?
※※※※
薛洋降落在市政府大楼顶部,有一个人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
“哟,解决完了?”
“嗯,他们上面人真是重视我啊。”薛洋蹦跶几步走过去,一屁股坐到他身边,顺带着不留痕迹地挤了挤他,“要我说啊,你去的话我估计他们能派十个队来堵你。”
“啧。因为我比你牛逼。还有,你屁股痒啊?没事乱扭什么,整天就知道骚包,要骚去找你们家晓星尘骚去。”对方伸手冲着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力气大得差点把薛洋从楼边上拍下去。
薛洋急忙展开双翼,升到空中,转身正对着翘着二郎腿的人:“我操魏无羡你才屁股痒吧?拍我干什么?有本事拍你们家蓝忘机去!”
“我起码还拍得到。你嘛,刚刚把自己小媳妇送回去,近期可是享受不到这种福利咯。”
周围的云层散去,月光得以落到大地上,魏无羡才真正暴露在光下——身着红衣的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楼边上,一手撑着地面,另一只手玩弄着陈情垂下的流苏。脸上的笑容在见了薛洋刚刚那副模样后笑的更放肆了。用薛洋的话来说,就是“猎物见了都瞬间恢复意识然后了结自己”。
薛洋忍住了想一拳砸他脑袋上的冲动。
魏无羡收起笑容,“好了不逗你了,上面有消息传过来了。”
“什么?”薛洋也冷静了下来。
“有人动手了。”

TBC.

评论

热度(11)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