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图片:背景⭕️私自上传及商用❌
头像from阿肆的涂鸦
高中课时ing

【薛晓】BLOODⅠ

BLOODⅠ


一道黑色的身影从一栋栋高楼中来回穿梭着,时不时跳起,踩上墙壁用以借力,再用一种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度离开刚刚接触的地方。十几支枪支瞄准他,在他身后留下一个个弹孔。高楼顶部还有五六支狙击枪,所有狙击手在目标进入射程范围内时,都纷纷扣动扳机,将那一颗颗可以远距离造成人死亡的子弹发射出去,出乎意料的是,这些子弹无一例外的都被那个身影躲过了。一些射击的士兵还未来得及更换弹夹,就被有着尖利指甲的手洞穿身体或是割裂脖子。

追捕与杀戮上演在这个灯火通明的城市。

那是一个高级吸血鬼。

这是在场所有特种兵的任务目标。上级给出的要求就是——活捉,或者,就地枪决。

他们听到这个任务的时候,都在心中耻笑,就这样一个简单的任务,居然要出动两只精英部队以及一只新兵部队。这是上级太轻视他们让他们出来带带新兵玩,还是把这个吸血鬼看成了相当于能毁灭城市的重型武器?
虽然所有人都像原来出任务一般严谨仔细,但大部分人的心中并没有将它当做一回事。

当他们潜伏到那个吸血鬼所暂时停留的仓库时,他们的目标——高级吸血鬼正倚在钢制的横梁上,闭着眼小憩着。

真是个好机会。不少年轻士兵都这样在心中想着。
一个显然是没有经历过实战的年轻士兵快速上膛,瞄准了他。

“抓到了,讨厌的小老鼠。”

一个清润的少年音传来,不少人心中一惊,以为是闯进来了一个孩子。环顾一圈后才发现,声音的主人是那个吸血鬼。

那个已经上膛的年轻士兵这时已经扣动扳机,将一枚子弹打了出去。

只听见“当啷”一声,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那个士兵和吸血鬼。

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个吸血鬼拔出别在腰间的匕首,只是随意一挥,就将那枚子弹的发射轨迹打了个偏转,让它直直地射进了一个隐藏在窗外的狙击手肩上。

一声闷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鲜血的味道,那个吸血鬼睁开了眼,眼中的红光若隐若现,显然鲜血刺激了他的神经,也让他进入了状态。

有些身经百战的老兵开始正视起他来了,他们快速下达命令,让小部分人撤离。

可吸血鬼却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只见他身形一晃,出现在刚刚射击的士兵面前,动作十分随意——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握住了那个人的脖子。又是轻轻的“咔吧”一声,那个人便没了声息。

短暂沉默过后,空旷的仓库中传来一阵整齐的上膛声音,紧接着,糟乱的射击声音传来,经过仓库墙壁的反弹,回声传入在场人的耳朵中。

“哎呀,情况不太好啊。”少年一边躲避四面八方打过来的子弹,一边笑盈盈地说道。尽管他的声音被枪声覆盖,但还是有小部分士兵听到了,他们心中对这个吸血鬼的轻视已经转变为怒火,纷纷开足马力,将一个个弹夹射空。

少年打了个哈欠,眼角挂上了一滴眼泪,抬脚又将一把枪从士兵手中踢了出去:“太弱了。下次麻烦带重型机枪。”

“混蛋!”一个年轻力壮的士兵终于沉不住气,跳起来一边骂一边扫射。

有些老兵突然感觉不对劲了,想要阻止他,但还是晚了。

于是在他身边的同伴看到一只白皙的手穿过了他的胸膛。

“枪打出头鸟。”

少年抽回手,看着这个被动穿胸口的人倒了下去。
他展开近两米长的双翼,快速离开这个被打的千疮百孔的仓库。

黑色让他隐藏得更好,同时也让人看不出他肩膀和小腿上已经中了两颗子弹。他知道再耗下去,真的有可能无法逃脱,所以他选择现在离开。
尽管外面埋伏会更多。


“电网注意!目标已靠近!”有人在对讲机中大声喊着。

“三处电网已被摧毁,目标杀害五人!”

“目标失踪!最后出现方向是西南方!”

“一队002已发现目标,请求支援!”

“一队001已收到,正在向总部发出请求!”

“啊——!”

“002?002!收到请回答!”

“002?!”

“……”

一片寂静。

001握紧了手中的对讲机,阵阵冷汗不断从后背生出,忽然一阵脚步声,001吓了一跳,将对讲机贴近耳边,想要听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呵。”对讲机中传来一声轻笑,001的记忆告诉他,声音的主人不是002。

“!!!”001下意识的握紧了枪。

“我看得到你。”

001绷紧了身体,他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任务目标。

“我不会杀你们,只要……”那个人顿了顿,001似乎能想象到对方勾起嘴角一脸蔑视的样子。

“让我离开。

“否则,我可不敢保证让你们这个团队活着回去。

“毕竟杀一个人,可不想被通风报信回去,给我惹麻烦。”

“放他走。”001听到一个沉稳的声音,才发现频道已经被切换到与总部的连线。

“可他……”001欲言又止,可他是一个兵,一个特种兵。一个不能违抗命令的小队队长。

“是。”

001回答道,同时朝总部的方向敬了一个礼。

“怎么?谈完了。你们大人有没有决定给我一架直升机走?”001又在队伍频道中听到了这个少年的声音。

“恶魔!你不要太欺人太甚了!”003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

“003!闭嘴!服从命令!”

001话音未落,又听到一阵骇人的尖叫,这个声音来自于刚刚大吼的003。

001靠在墙上,闭上眼,狠狠地吸了一口弥漫着血腥味的空气。再睁开眼,他拿起对讲机,对里面下了命令:“一队全体成员,听我指令——004,005,东面包围圈解散,朝我所在的地方会合;006,007狙击撤离;008,009空中电网撤离。让薛洋离开。”

“我喜欢识时务的人,你和你的总部做得很好。”

对讲机中传来了一句话,随后只听见了滋滋的电流声。

006从瞄准镜中看到那个手上鲜血淋漓的男人低着头,他的手中握着已经报废的对讲机。而他的脚下,踩着他的队友——那个只是因为一句指责,就将自己的隐藏地暴露从而命丧黄泉的003。

忽然,那个男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朝他这边看了过来。

006几乎是下意识地拉上了L115A3狙击枪的栓。

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了他们的任务目标,和照片上模糊的身影不同,那个年轻讨人喜的面容直直暴露在他的瞄准下,勾起的嘴角和无意露出的小虎牙让人无法相信这是那个杀人如麻,视人命如草芥的恶魔。

那双明亮如星,如同一颗灿烂的红宝石般的眼睛,正在直勾勾的望着他。

他看到对方腰间别着的兵器——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很少有人使用冷兵器了——他和另一个人是个例外。

薛洋像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移到了他的腰间,他嗤笑一声,炫耀似的拔出了另一侧未暴露在空气中的匕首。

006瞳孔一缩,手指不受控制的扣下了扳机。

那个人身后的黑色双翼突然展开,用人类不借助外力根本不可能达到速度躲开了那枚子弹,同时身形一晃,铺天盖地的黑色占满了瞄准镜。

006最后从瞄准镜中看到的是对方那一只红色的眼睛,他感觉那个人瞳孔深处似乎有一条血红的星河在流动;还有那把让他扣下扳机的熟悉的短刀。

他还记着,一个人再给他们示范动作的时候,用的就是这把刀。

那干净利落的身姿,他永远不会忘记。

可他并不想在这儿见到那把刀。

霜华。

上校。

这是006失去意识前最后想到的。

※※※※

薛洋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

这是今晚第三个被他手中的这把刀杀死的人。

薛洋蹲下身,看着这副死相惨烈的尸体:脖子被横向割开,大动脉不断的涌出温热的鲜血逐渐蔓延了这一小块地面。那个人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某个方向。这种情绪薛洋知道,那是对自己手里的这把刀震惊——毕竟前两个被它的人也是带着这种眼神死去的。

薛洋眼中毫无波澜,他举起右手的刀,舔了舔上面残留的鲜血。

他皱了皱眉,嫌弃的呸了几口,直到嘴里没了血味才停止动作。

味道都比不上那个人。薛洋想着。

他把刀上残余的鲜血抹在尸体的衣服上,随后割下了他的肩章,把他身上能代表他的物品取下,扔进风衣的内口袋。

他抬头,看了看市中心广场上伫立着的钟楼。

23:12。

于是他展开双翼,纵身跃下,离开了这片地方。

※※※
001脱力的靠在墙上,他仰起头,狠狠地向墙壁锤了一拳。

这一战,败了。

目标逃走,他们损失了两名侦查手,一名狙击手,以及五名年轻的战士。

“上校在他手里。”

001感觉自己的听力好像出现了问题。

“您是说……已经失踪了的晓星尘上校在……薛洋手里?”001开口,小心翼翼地又问了一遍。

“不能保证绝对,但有极大的几率。”

说话的人皱着眉头,紧紧地盯着监控上一闪而过的刀。
“谈条件,无论什么,全部答应他。

“让他交出上校。”

※※※
薛洋停在郊外的一栋别墅前,跟随着他的侦查兵早已被他甩掉。

谁又能想到他们的任务目标的老窝居然是在这儿呢。

别墅那昂贵的价格对吸血鬼来说不过是件小事。

薛洋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刷了虹膜锁,进了屋子。

屋里只有一盏灯向四周发散着暗淡的黄光。

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对方长时间未修剪的头发已经搭到了肩头,耳旁的碎发随着他的动作来回摆动。

薛洋的眼神柔和了些。

“还没睡?”他问道。

那人转过头来,面容在灯光的照耀下才被看清:大半张脸被白色纱布覆盖着,嘴唇没有一丝血色。

他摇摇头。

薛洋走近,一手扳过他的下巴,另一手抚摸上被纱布掩盖着的地方——那儿是眼睛的位置。

对方突然挣脱开来,反手从沙发垫下抽出刀片来往他脸上扎去。如果是他的正常状态,或许他可以伤到对方,可在他如此虚弱的情况下,这一击几乎将他的力气全耗光了。

毫无疑问的,薛洋握住了他的手腕,刀片从手中滑下来,把手掌划出了一道伤痕。

薛洋眼神一暗,红瞳因为见了血变得更为深邃。

“晓星尘,你知道吗?”薛洋将那只受伤的手拉到自己嘴边,轻轻舔舐着:“我用你的刀,杀了三个人。”

薛洋注意到手的主人绷紧了全身。

他笑了笑,继续说:“他们看到刀的时候,无一例外的都是十分震惊,然后就看着他们上校的刀,割开了他们的脖子。”

薛洋松开鲜血被舔干净的手,拽住晓星尘脖子上的项圈,将他拖进自己的怀中。他低头,尖利的虎牙慢慢摩挲着脖颈的嫩肉,呼出的热气让人身体不断颤抖。

“上校,我用你的刀,杀了三个兵。”他又重复了一遍。

话音未落,薛洋猛地咬了下去,虎牙破开皮肉,鲜红的血液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

怀中的人听到后激烈的挣扎着,却是徒劳。

“上校,怎么办啊,我好像已经把你的行踪暴露了,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和我谈条件来把你换回去。”薛洋吸了一口血液,砸吧砸吧嘴。

果然,没有人比得上他的晓星尘。

薛洋松开嘴,将晓星尘压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现在这一副不堪入目,没有一点军人的样子。

“可是啊…,”手指从晓星尘的额头开始,慢慢下滑,轻佻地掠过他的肌肤。

“如果他们知道,他们的上校已经把眼角膜‘交’了出去,成了一个瞎子。你说,他们还会不会换呢。”

薛洋将他双手腕上的其中一个手铐解开,铐在了沙发扶手边的环扣上,随后又撕开了晓星尘的衬衫领子。

“晓星尘,我们来做吧。”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政策,以下2000+未予显示:)。

正准备向楼上走去,尖尖的耳朵抖了抖。

他似乎,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

薛洋停住了脚步。他抱着晓星尘站立了一会儿,又掉转方向,将晓星尘送进了被薛洋扩建过的地下室。


“报告总部,目标薛洋消失不见,请做出下一步指令!”

TBC.

评论(5)

热度(22)

© 白南孑_圆形方孔钱 | Powered by LOFTER